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三山史话

1947年的福州“三二五学运”

发布时间:2017-05-21 15:28:09  来源:福州晚报

1947年的福州“三二五学运”

福建省立福州中学大门口旧照

  1947年3月25日傍晚,福建省立福州中学(福州第一中学前身,以下简称“福中”)在本年7月即将毕业(有部分在2月毕业)的高中三年级理科学生林洪照、陈昭弼,乘坐福州复兴福峡汽车联营公司(以下简称“汽车公司”)的公共汽车,由南台方向返回城内,因乘客拥挤购票不便,售票员同意他们下车时补票。

  平地风波

  汽车到达南门站,查票员污蔑这两个学生“强搭白车”,南门站的一伙人不由分说,将他们拖下车。在补票的问题上,双方发生了争执。据报载:“争执主因在上车地点,学生谓系洋头口登车,应补票款仅一站,车员谓系小桥,应补全程票,争执至最后,则补一站票款。但当时查票员态度傲慢,并有辱骂言词(辞),导致学生愤懑,引起冲突,陈昭弼面部被殴伤……”

  林洪照挣脱跑回位于东街三牧坊的学校报信,数十个晚自习的学生闻讯,赶往出事地点救援。此时,南门站附近围观的市民已达数百人,都对学生表示同情和支持。经过市民指点,在一小巷内找到被打成重伤的陈昭弼。于是,部分学生将陈昭弼抬往省立医院抢救,部分学生至南门站找肇事者理论。南门站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躲藏,愤怒的人们“将站内器物捣毁,并将数辆汽车之玻璃窗悉数打碎”。

  福州市警察局大根分局南门分驻所接到汽车公司报警,出动警员弹压。陈昭弼的同班同学林致尧等3人遭殴捕,“送往大根分局处理,讵行至中途,被学生围截”,也送往省立医院治疗。另有“学生则重又返校,邀集三百余人,拥至南门,分别将车站及警所包围”。“福中校长孙承烈闻讯后,即赶往南营(省)教(育)厅长李黎洲官邸面陈经过,并请示善后办法。散布街头之学生,则由宪兵带送返校。但学生情绪激昂,乃图出校交涉,学校当局正力加遏止”。

  福中校内的中共地下党员闻悉同学先后遭到汽车公司工作人员和警员的施暴、抓捕,通过各自渠道向上级党组织报告。中共闽浙赣区委城市工作部和中共福州第一市委吸取两个月前在抗议北平美军暴行(即“沈崇事件”)活动中的经验教训,决定发动学生开展罢课、游行等一系列运动。

  3月26日上午,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指导下,暂时由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学生控制的福中学生自治会,排除校方以及少数三青团员、复员青年军学生的干扰破坏,实施了几项行动:

  一是,全体学生即日起罢课,逼迫当局严惩“殴打学生以至于垂危”的汽车公司行凶员工及殴辱学生的警员,不达目的绝不复课;

  二是,组织学生立即上街游行抗议,沿途张贴“惩办打人凶手”“保障人身安全”等标语,以期引起全社会的重视和公愤;

  三是,将已经拟好的《告全市各界呼吁书》分别送往在省会出版发行的各报社,说明事件真相,争取更广泛的舆论支持;

  四是,联络全市各学校学生一起罢课、游行,为反迫害和争取学生权益共同行动(实际上中共地下党组织已经在发动各学校学生配合);

  五是,遴选部分学生前往省立医院照顾受伤的同学,并负责接待前来探视慰问的各方人士;

  六是,推派陈昭弼的同班同学陈灿、黄政和高二学生杨鸿端、林维铮等人为代表前往省政府请愿。他们向省政府主席刘建绪陈述当晚同学被殴及被拘捕经过,提出惩办肇事的汽车公司凶手和南门分驻所警员,赔偿受伤同学医药费,汽车公司、警局分别向受伤同学登报道歉,保证不再有类似事情发生等要求。据报载:“刘主席对于受伤同学首致抚慰之意,并表示接受所提意见,惟盼将肇事经过翔实报告,以凭依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