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江景祚与大湖桂花王

发布时间:2018-12-18 15:15:38  来源:福州晚报

江景祚与大湖桂花王

百年桂花树

  前段时间,闽侯县召开了一场古树名木保护行政公益诉讼诉前圆桌会议,聚焦大湖乡一株平凡而又特殊的“桂花王”生长保护问题。

  这株桂花树位于大湖乡“大湖分县衙署”东侧。说它平凡,那是因为它只是大湖乡里众多桂花树中的普通一株;说它特殊,那是因为它是闽侯境内四株百年桂花树中最为年长的一株。它与大湖分县衙署同龄,据说是当年一位县丞手植的。

  “桂花王”见证了古县衙的历史沧桑。观赏这株古树,思绪连绵,不禁使人想起清朝雍正年间那段关于惊堂木的故事。

  百年桂花树

  在大湖乡,年过古稀的老人都曾听过一首童谣:“小小大湖街,三间杂货铺,衙门打屁股,人人都听见,丹桂飘香时,满街都闻到。”这里的“丹桂”指的就是大湖分县衙署东侧那株百年桂花树。2015年,这株“桂花王”被列为福建省古树名木,挂上二级保护牌。

  闽侯县林业局绿化办副主任陈其榕告诉笔者,这株“桂花王”是目前闽侯境内已发现的四株百年桂花树中最老的一株。胸围2.4米,高约12米,属黄金桂优良品种。秋天一到,桂花盛开,清风拂过,花香四溢。

  笔者走访中了解到,这株“桂花王”原有三支主干,枝繁叶茂。但因缺乏有效管护,两支主干已于今年初先后折断,目前仅剩一支。

  而在此之前,这株桂花树也险遭厄运。上世纪70年代,当地供销社生意红火。为了在桂花树旁兴建供销社仓库,有人提议把这株桂花树砍掉。时任大湖公社党委书记黄俊义得知情况后,坚决予以制止,老树才幸免一难。

  县丞为何人

  《大湖乡志》中“清朝大湖分县及县丞和典史”一节记载:“清雍正十二年(1734),侯官县析‘永安乡守仁里二十六都、二十七都(今洋里乡)’‘永安乡嘉祥东里二十九都、三十都(今大湖乡)’‘永安乡嘉祥西里三十二都、三十三都(部分属今白沙镇、大湖乡)’‘同乐乡施化里五十三都、五十四都(今大湖乡)’‘同乐西乡兴城里五十八都、五十九都、六十都、六十一都(今廷坪乡)’,设大湖分县,辖十二都。最高长官是县丞。宣统元年(1909)撤(大湖)分县。从雍正十二年(1734)至宣统元年(1909),先后有29位县丞、37位典史(掌管刑缉的官吏)在大湖分县任职过。”

  《闽侯名木古树》(闽侯县政协编)中《大湖衙前桂花王》一文,其中提到,“清雍正十二年(1734),侯官县丞移驻大湖,县官为县衙后花园种植了桂花、青松、绿竹……”当地老人也告诉笔者,“桂花王”就是在县丞厅破土动工之日(即1734年)栽下的,与大湖分县衙署同龄。

  既然如此,那么这株百年桂花树又是哪一位县丞所种植的呢?

  民国《闽侯县志·卷六十·职官六》下“侯官”之“县丞”记载,雍正十二年(1734),移驻大湖的县丞正是顺天宛平人江景祚。

  关于江景祚其人,笔者查询了闽侯地方志书等相关资料,只找到《大湖乡志》中这段简单记载,“(首任)大湖分县县丞江景祚,籍贯顺天宛平,任职时间为雍正十二年(1734)至乾隆元年(1736)”。

  其他地方志书也仅有只言片语:一是《福安县志·卷之十六·职官》记载,“江景祚(直隶宛平人,侯官丞。康熙四十九年,署县事。修学宫,重新溪口桥)”。二是《旌德县志·卷之七·选举》记载,“江村人。侯官县县丞,历升兵马司指挥”。三是《宁国府志·卷八·选举表·资叙附》之“旌德县”下记载:“江景祚,仕侯官县丞,升兵马司指挥。”

  笔者还走访了闽侯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亦未找到江景祚的更多记载。

  对此,大湖乡的文史学者推测,江景祚当年在大湖分县任职期间未有显著政绩,所以地方志书上仅作简单记载。

  不过可以肯定,历任县丞移驻大湖期间都为辖区治理作了贡献。据史料记载,乾隆年间,大湖分县衙署做了几件大事:灭鼠疫、除虎害、惩奸匪、擒恶霸,建大湖社学和芹山社学。辖制期间,官民和谐,人心安定。

  大湖分县衙署

  13日,笔者驱车来到大湖乡。漫步于大湖街,再沿着一段小径步行百余米,便来到昔日的大湖分县衙署所在地。这是一座清代古建筑,曾经声威赫赫,名震乡里。岁月荏苒,如今的它褪去了往日的威严,静默于乡野村居之间。

  位于大湖乡大湖街228号的大湖分县衙署,始建于清雍正十二年(1734),管辖区域包括今廷坪、洋里、大湖及白沙等乡镇。

  县衙坐北朝南,前后三进,前两进毁于1958年,现仅存后衙,面积约280平方米。后衙面阔五间,进深四间,穿斗式木构架,单檐歇山顶,外围风火墙。厅中梁柱粗大,配有灯笼式青石柱础,雕刻精美图案。1989年,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大湖分县衙署曾经辉煌一时。被裁撤后,此地遂逐渐败落,旧建筑亦逐年损毁。

  为何移驻大湖

  作为侯官县丞的江景祚,原驻于县城,为何于雍正十二年(1734)分防到乡村?闽侯当地人士认为,当时大湖地处偏远交界地区,管理薄弱,侯官县丞移驻大湖是为了实施更为有效的区域管控。

  此外,我们或许还可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胡恒先生撰写的《清代福建分征县丞与钱粮征收》中提到的两段奏折里,窥见其中缘由,现转引于下——

  “在《雍正朝宫中档奏折》中,笔者查到雍正八年福建总督高其倬奏请移设福清县丞驻海坛的奏疏,这是福建县丞移驻乡村的开端,从中可以透析福建设立分征县丞的初衷。‘福清一县所管海坛一处,其地隔海,民人涉海远出,到县纳粮结讼均属不便。但臣再四细筹,其地虽设一县,应将福清县县丞移驻于海坛。其县丞一员应于通省拣选廉干之员题调,即令其就近办理征催、词讼之事。至徒流以上之罪,其案件仍归福清县审拟完结。余民间小讼即令就近断结详报,则词讼、钱粮均易清楚,似为妥协’。雍正帝也认为‘此料理甚属妥协’。到雍正八年正式奏准,并定于海坛之平潭建设县丞衙署。海坛是一个海岛,‘周围数百余里,其地可为一大县视之’,且与县治往来不便,是设置分征县丞的初衷。

  笔者在《清代吏治史料》中查到雍正九年奏请南安县县丞移驻罗溪的奏疏:

  ‘闽省泉州府下之南安县地处山僻,民多顽梗,实为紧要之区,其十六、十七、十八等都距县窎远,知县一官有鞭长莫及之虞。请照福清县县丞移驻平潭之例,将南安县移于罗溪地方驻扎弹压。一切户婚、田土、斗殴细事就近赴县丞控理归结,情重者仍归本县究讯,洵于地方有益。’”

  细读胡恒先生论文所引两段奏折,得知“县丞移驻”一举,乃因其地距离县治遥远,不便“纳粮结讼”及其他不利辖制等缘由。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大湖、平潭、罗溪诸县所独有,也是当时福建地方县级行政的特点之一。

江景祚与大湖桂花王

雕刻精美图案的青石柱础

江景祚与大湖桂花王

大湖分县衙署

  (叶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