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崇规不坠 胜概永驻

重读陈宝琛《重建镇海楼上梁文》

发布时间:2018-12-04 09:53:20  来源:福州晚报

  福州镇海楼自修建以来,被誉为胜地崇楼、闽邦巨锁,号称“压十郡之回澜,跨三山而耀彩”。人们对它的关注度也随时代而高涨。一来因为它兴建640多年来,重修达十数次之多,而今次重修无论从规模、形式上看,都是最为雄伟壮观的,堪称当今“全闽第一楼”,慕名登览者日众,游观者皆以纵目骋怀为赏心乐事。二来百姓传言,该楼重建十余年来,虽历数十次台风肆虐,杰构岿然不动,州人庆得安堵。众口盛称幸得镇海楼鼎建之赐,减杀了来袭城区台风的威势。然而乡贤陈宝琛早在百余年前,对于镇海楼修建的功用及其文化象征意义,却有另一番的描述与独到的解读,这就是他在光绪年间重建镇海楼时所作的“上梁文”。当时作“上梁文”者虽不乏其人,然而若比较文采、气势则以陈文为佳。笔者谨此引述其全文略陈管见。

重读陈宝琛《重建镇海楼上梁文》

全闽第一楼——福州镇海楼。石美祥 摄

重读陈宝琛《重建镇海楼上梁文》

《重建镇海楼上梁文》书影

  

  《重建镇海楼上梁文》曰:

  建章厌胜,术家之禳祓原诬;蜀道筹边,名相之绸缪自远。矧樔望俯凭夫百雉,而镜清远瞩夫重瀛。胜概攸关,崇规敢坠?

  镇海楼者,筦左鼓右旗之北钥,树吴航粤舰之南针。雾夜乘潮,望极之舵师无恐;飓风吹羽,候烽之逻卒先知。爰自有明洪武以来,迄我朝咸丰之季。荐福之碑,再轰于劫火;大云之寺,旋复于官缗。阅风雨之飘摇,渐榱甍之剥蚀。将军长白希公,摄行节度,先采刍荛;制府茶陵谭公,甫下轺车,便咨般尔。事非过制,酌旧贯之崇庳;工必用良,平众材之轻重。吏民合愿,耆孺欢呼。蕉荔万家,发老子登临之兴;戈楼千里,见古人忧乐之心。儿郎伟既练嘉辰,载升隆栋。敢申诵祷,用相歌谣。

  抛梁东,沧溟潮与虎门通。一发流求知就日,三山瀛丈不回风。

  抛梁西,湖光绕郭碧玻璃。庾岭风烟澄百粤,延津舟楫汇双溪。

  抛梁南,鹭门鹿港镜波涵。金箭估帆通吕宋,珠犀贡道抵俱蓝。

  抛梁北,雁宕天台纷屴崱。入汉遥临两浙流,望京不隔千山色。

  抛梁上,仰视天门詄荡荡。蜃气楼台歘己消,剑光牛斗今犹王。

  抛梁下,努力群材扶大厦。千年鳌背奠南维,一脉龙腰聚东冶。

  伏愿上梁以后,地灵人杰,物阜民熙。坎离正位,旸雨顺时。守土尽李常之彦,型邦本邹鲁之遗。海波不扬,知为圣人之世;兵革勿用,是谓王者之师。永壮观瞻于闽峤,式昭巩固于皇基。

  二

  “上梁文”原文第一段即开宗明义指出,鼎建镇海楼与术数家“厌胜”之说无关,宁愿相信那是主政者为筹边防寇之计而作深谋远虑之举。陈说不为无因,王恭筑城时建样楼,初心无关乎厌胜,后来术家有言,楼可障北峰之煞气而镇海外之灾祲,所以陈氏特予驳正。登高俯视郡邑、远瞩重洋,从远近壮观景象中可见建楼之功:赏一城之胜概,树历代之崇规,所以至今不敢废坠。

  第二段接着驰骋想象,扼要指明镇海楼的地位与效用:既作为环抱州城的鼓山与旗山山脉的北边锁钥,显示其军事地位之重;又可树高标为各处进港船舶指明方位。即使雾夜乘潮而达的舟师,也因望见峻极而无忧惧之心;台风将到之先,守望侦候的士卒,从吹羽的微风之中也可察觉端倪。

  然后追述自明初创建以来,古楼屡遭火灾,都由官方修复。本次乃因长期风雨飘摇、剥蚀损坏,闽中军政长官(将军、总督)先行访问父老耆旧,继而咨询能工巧匠,一本旧制,谋划重建,启用良工美材,吏民皆称满意。因此,他想象,功成之后,乡绅宿儒登楼可见万井繁华,眺望远航可兴古人忧乐感慨。故而当此上梁升栋之际,采用诵祷之词,助为歌谣之音,遂分东、西、南、北、上、下六方,申述抛梁颂词,分别远近依次祈祷祝愿,由此概见作者对重建的期许,展现其志趣与胸襟。

  抛梁东:近说闽江与海潮通流,远指东向日本、琉球,顺风直航,径往蓬莱、方丈、瀛洲“三神山”之域。

  抛梁西:近见波光如镜的西湖水,外通闽江而汇集上游诸溪之水,远道风烟直通西面百粤之地。

  抛梁南:近以厦门鹭岛与台湾鹿港的通航为譬,远指商船直达南洋诸岛乃至印度各地朝贡贸易。

  抛梁北:指福州北与浙江陆地名山相连,海域亦与江浙沟通,迤北更远处与京都虽隔千山而色无异。

  抛梁上:指仰望碧霄可见天门浩荡、虚空无际,妖氛灾祲俱已消失,唯见斗牛星空剑光灿烂。

  抛梁下:指当下以群材众力鼎建崇楼,寄望贤才协力兴邦治国。以形胜论,闽山如鳌背龙腰屹立南疆,聚人气文脉于东冶福州。

  

  作者立足楼址向宇宙六合作颂祝祷之后,总括一笔,祈愿名楼上梁建成之后,闽中能收“地灵人杰、物阜民熙”之效,达“海波不扬、兵革勿用”之旨;期盼守土之官皆如唐知州李椅、常衮那般贤良而负时望,所施教化均以邹鲁之学为典则。作者祝祷杰构永壮观瞻,国基长昭巩固,以天人相应之说呼应文端之胜概与崇规之论。

  综观“上梁文”全章,陈宝琛包举六合,囊括古今,上自天文,下至地理,中及人事,畅想放论,尤注意于镇海楼与海外的交往及经贸关系,更系念于海外侵扰与民众安危。作者借文述怀,期望伟构之立,带来人杰群出,物产丰盈,民生富足,干戈止息,崇规不坠,邦基永固。作为祝颂之文,因此显得言近旨远,深刻而有韵致。

  (卢美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