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古代福州茶园茶事

发布时间:2018-10-22 11:24:39  来源:福州晚报

古代福州茶园茶事

鼓山古茶园

  方山茶

  汉代,福州有一个叫介琰的人,住在方山的岩洞里,擅长于隐身和变形之术,现在还留有“仙人床”“仙人坛”“仙棋盘”“仙脚迹”等遗迹。

  据说,介琰仙翁在方山的时候就开始种茶和制茶,因此“方山茶”被称为是“神仙遗种”,但未见有史书记载。直到唐元和年间(806—820),方山寺里有个叫“怀恽”的有德高僧,被宪宗诏至雍京章敬寺,法号“章敬法师”,并礼请麟德殿讲经。

  当时,和尚讲罢,皇帝请他喝茶,问:“这茶,好吗?”和尚品了一口,不经意地直说:“这茶不及方山茶。”皇帝不相信,口谕和尚赶快送来。自此,“方山茶”成为“贡茶”,后被陆羽写入《茶经》,“(方山茶)福州生闽县方山之阴也”“往往得之,其味极佳”,于是名满天下。直到唐天祐二年(905),哀帝向福建宣布停贡橄榄子诏书时还说:“禹别九州,秦封百郡。勉务随方之贡,须资利物之源。朕所以鄙枸酱于汉朝,慕青茅于周室,用为儆戒,以省征徭。福建一道,远在海隅,尝勤土贡,每年所进橄榄子,颇其劳役往来。本因阍竖,生长欧闽,自为眈爱,率令供进,以为定规。况非荐熟之珍,仍异阙包之礼。虽彰忠荩,无济阙如。每年但供进腊面茶外,不要进奉橄榄子,永为常例。”可见福州的茶叶对朝廷有多大的影响。

  方山茶叫“露芽”,茶园在方山的北坡。方山寺建于南朝陈天嘉元年(560),大概是福州地区最早的茶园吧!因历史久远,没有留下更多的资料,令人惋惜。至于“方山茶”,也就这么一则故事而已。

  傍岩茶

  唐末,王审知为大规模开发福州茶园生产的第一人。

  从唐乾宁四年(897)到后唐同光三年(925),王审知在福州掌政28年,着力于开发鼓山茶园。相传闽王创寺时,人有罪,谪居于此,使之种茶,以供香积。《竹窗杂录》曰:“鼓山灵源洞之后,居民数十家,种茶为业,地名茶园。产不甚多,而味清冽,王敬美督学在闽,评鼓山为闽第一,武夷、清源不及也。同是僚属的陈玉叔、顾道行诸君,大加称赏。”灵源洞之后,即今舍利窟,在香炉峰之前,自山腰分径而入,别为一区。清魏杰《舍利窟怀古》诗曰:“我本茶园旧主人,昔年此地乐修真。谁知兰若清幽处,吸尽江流境绝尘。千树梅花绕屋栽,清姿偏向雪中开。咏梅人去诗犹在,剔藓摩崖读几回。”

  鼓山所产茶叶叫“傍岩茶”,俗称“半岩茶”,就是“傍”岩石而生的茶叶的意思,特别有生命力,也特别有“茶味”。因此,不但“闽中第一”,而且还胜过苏州的“虎丘茶”和浙江的“龙井茶”。明谢在杭《小草斋诗话》记载:“鼓山半岩茶,色香风味,旧人评为闽中第一,不让虎丘、龙井也。”“是时茶价一两索价一分,但两台、藩臬、府县科取一斤,才给官价一分。世懋公(王敬美)叹其极廉,所以种茶村民多逃窜而散。鼓山寺僧虽重施棰挞(鼓山寺僧为茶叶业主),但一岁所产仍输官不足,民间俱不得食……”

  明代,朝廷罢茶贡,鼓山茶园又有很大发展。因此写鼓山茶园的诗特别多,如曹学佺《茶园》诗曰:“地惊能最胜,迹喜下曾经。经处云分白,偏秋树损青。江于斜阁散,石受短墙扃。好茗随多乞,流泉试一听。翔鸡知客异,防虎托神灵。野老相邀看,舆人不共停。冥搜非旧路,空杀半山亭。”徐

  《茶园》诗曰:“岭半斜通路,山家历几环。谁知岩穴里,宛若武陵间。第僻村难辨,林深户不关。小楼攒竹翠,幽石绣苔斑。卜岁全看历,谋生尽采山。扶犁籽麦熟,负笤焙茶闲。田妪多推髻,村氓自古颜。门前江渺渺,屋后涧潺潺。塞埴茅茨厚,编篱槿木弯。小庞惊客状,乳犊趁人还。朴野原堪羡,真淳似可攀。征徭吾欲避,从此离区寰。”明陈鸣鹤《古山茶园》诗曰:“磴险林深一径斜,忽闻鸡犬见人家。半岩结屋还依树,疏竹围园尽种茶。经岁闭门淹日月,有时开阖放烟霞。山翁不厌频来往,莫道儿童扫落花。”

  明谢肇淛对鼓山茶园更是情有独钟。他一口气写了《茶园情歌》五首:

  方春采茶山之阿,谷风飒飒吹女萝。天阴路古藓苔厚,滑颠坠将奈何。

  茶园近在山之西,下临巨壑上云齐。缘畦蓦涧争矫捷,一失足兮成粉齑。

  郎去采茶妾苦留,留郎不住妾心忧。愿蹑弓鞋履危磴,白云满地何方求?

  东邻西舍同采茶,朝出采茶暮还家。郎今一去不复返,教侬泪染杜鹃花。

  山石颓兮白日醺,洞猿啼兮苍鼠奔。郎命倾兮妾何倚,妾歌哀兮郎不闻。

  后又写《采茶曲》六首:

  半山别路出茶园,鸡犬桑麻自一村。石屋竹楼三百口,行人错认武陵源。

  布谷春山处处闻,雷声二月过春分。闽南气候由来早,菜尽灵源一片云。

  郎采新茶去未回,妻儿相伴户长开。深林半夜无惊怕,曾请禅师伏虎来。

  紧炒宽烘次第殊,叶粗如桂嫩如珠。痴儿不识人生事,环绕薰床弄雉雏。

  雨前初出半岩香,十万人家未敢尝。一自尚方停进贡,年年先纳县官堂。

  两角斜封翠欲浮,兰风吹动绿云钩。乳泉未泻香先到,不数松萝与虎邱。

  这些诗对研究鼓山茶园的历史、位置、环境、生产以及茶农们的生活都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茶洋在鼓岭,与鼓山茶园只有一箭之地。这里山更幽,地更僻,少人问津。只有清魏杰《茶洋山》诗曰:“孰意高山处,宽平万亩园。武夷茶可种,石鼓岫同尊。路险人难到,溪分水有源。前朝停厥贡,此地古风存。”因茶成洋,故称“茶洋”。

  东郭茶园

  东郭茶园,简称“东园”,在福州东门外晋安河之东,为宋以前种茶和焙茶的地方。《八闽通志》记载:“茶园山自金鸡山发脉,平田中踊起圆阜,首复蜿蜒南行,其腰为东岳行祠,又南为宝月山。伪闽王延禀为仁达所败,奔于此。”清《榕城考古略》记载:“(长乐山)之阴有温泉,稍南曰三昧山、宝月山,又南为东岳岭。逾岭而东曰竹屿,邓氏居之。曰前屿,黄氏居之;曰后屿,叶氏居之。又有小山茶园。”“小山茶园”即“东郭茶园”。附近人家多以焙茶为业。清代林纾有诗曰:“长松落翠荫山家,清晓溪雯薄似纱。遥想故园春半后,轻烟焙出女儿茶。”

  在“东园”之西,亦有茶园,称“西园”,但因近于市廛,久不种茶,其地仍称“西园村”“茶园村”,今还设有茶园街道,属晋安区。清叶观国《东郭茶园》诗曰:“茶园嫩叶拣春前,宫焙场开北苑先。蟹眼试汤谁第一,欲速招递致苔泉。”据说宋时福州太守蔡襄最喜欢“东园”和“西园”之茶,用龙腰苔泉的井水煎煮。清孟超然有诗曰:“井上停骖望翠微,夕阳古道草霏霏。而今才识苔泉好,便合铜瓶汲水归。”清李家瑞的诗曰:“龙腰山下日初斜,闲执铜瓶试井泉。此是蔡公功德水,不教孟浪向人夸。”好水泡好茶,是人间第一美事。(林荫予 林国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