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海军宿将萨镇冰逸事

发布时间:2018-09-04 11:56:46  来源:福州晚报

  在福州近现代名人中,萨镇冰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他生于1859年,1952年逝世,一生经历晚清、北洋军阀、国民党政府和新中国四个历史时期。萨镇冰的一生,饱经动荡岁月,生平事迹极不平凡,爱国为民功绩不可胜数。

海军宿将萨镇冰逸事

萨镇冰(来源:《船政志》)

  投身海军

  萨镇冰是色目人,元代著名诗人萨都剌的后裔,家族世代书香。但到他父亲这一代,家道衰落,过着寒士生活,居无定所。萨镇冰8岁时,寄住黄巷族叔家中读书。族叔萨觉民,福州名中医,与船政大臣沈葆桢私交甚笃。族叔见萨镇冰聪颖好学,足堪造就,遂推荐他报考船政学堂。经过口试、笔试和体检三道考核,萨镇冰于1869年入学船政后学堂第二届驾驶班。萨镇冰胸怀大志,刻苦攻读,连续三年考试成绩名列全班第一。1873年,校课毕业考试,4科总分400分,他得了392分。堂课毕业后,他和班上同学还要继续上船练习驾驶。登船练习的还有第一届学长,萨镇冰年龄较小,身材也瘦削,教官和学长对他爱护有加。但萨镇冰自我要求严格,求知欲强烈,在练习舰上不但学习驾驶,而且主动参与甲板面的兵士水手工作,如擦枪炮、刷油漆、结缆绳等。

  为了造就高级海军人才,经沈葆桢、李鸿章等大臣奏请,清政府1877年选拔了船政学堂品学兼优的学生赴欧留学。萨镇冰虽然是第二届学生,但在选派往英国学习海军的第一批12人中,他赫然在列。到英国后,他先在格林尼次皇家海军学院学习一年多,然后上军舰出海见习。其间,清政府驻英公使郭嵩焘和留学生监督李凤苞曾到海校参观并了解留学生的学习情况。郭嵩焘特别向校方了解萨镇冰,问其年纪最轻,体气亦瘦,能任将否?校方回答,萨镇冰虽“体瘦而精力甚强,心思亦能锐入,能比他人透过一层”。经过3年的刻苦学习和训练,萨镇冰于1880年学成回国,开始了他30多年的海军生涯。

  回国后,萨镇冰被分派到船政制造的铁胁兵舰“澄庆”号任大副。此时,李鸿章正加紧筹建北洋海军,把人才培育放在突出位置,创设了天津水师学堂。不久,他就把萨镇冰调到天津水师学堂任正教习,严复任总教习。两人共事4年多,结下了深厚友谊。1886年北洋海军基本成型,李鸿章又调萨镇冰先后担任“威远”号兵舰和“康济”舰管带。

  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爆发,萨镇冰奉命留守威海北洋水师基地。1895年2月,日军全面进攻威海,萨镇冰奉命扼守刘公岛外的门户日岛炮台,率部与日军激战多日。后见大势已去,他向手下人索取毒药要自杀报国,遭到劝阻。之后,威海陷落,萨镇冰怀着悲愤心情,驾驶“康济”舰载着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和同学刘步蟾等战殁者的灵柩,离开威海驶往烟台。

  晚清洋务运动期间艰难创立的福建海军、北洋海军,在10年间相继覆没,对萨镇冰震动巨大,但并没有动摇他重振中国海军的信心。戊戌变法期间,清廷把“重振海军”提上议事日程。萨镇冰和他的同学叶祖珪在极度困难的条件下,担当起了海防建设重任。1899年4月17日,慈禧太后召见了叶、萨二人,给予勉励。但腐朽至极的清王朝内外交困,在这多事之秋,叶祖珪和萨镇冰勉力支撑,向国外订购了一批军舰,同时整顿各地船厂,自制舰船。对江南机器制造局实施“局坞分家”,设立专司造船的江南船坞,实行商务化经营方略,成效显著。1905年,叶祖珪病逝,朝廷任命萨镇冰为总理南北洋海军兼广东水师提督,统领全国海军。在这期间,他为重振海军推出了一系列重大决策和措施。

  1911年10月武昌爆发了反清起义,萨镇冰奉命率领长江舰队驶赴武汉江面镇压起义军。在这紧要关头,他顺应时代潮流,离舰引退,默许海军脱离清廷反正,为辛亥革命取得成功作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

  抗战爆发后,面对凶残的日本海军,他虽年事已高,仍不遗余力地奔走各地,激励海军将士奋力杀敌。1940年,他前往贵州桐梓,向迁到此地的福州海军学校学子们作题为《我在海军界求知和服务的经过》的演讲。最后,他期待新一代校友:“深望今后能集中力量,集中意志,共同担负建军的使命。吾老矣,无能为力,深望诸君善自为之。”

  萨镇冰以他在海军的经历,深切感受到国家海权的重要性,不断地在多种场合,阐述他的海权观念。受他的影响,曾任民国海军部长的陈绍宽也是再三呼吁,致力于强化国人海权意识。在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时,萨镇冰和陈绍宽都拒绝赴台,坚决留在祖国大陆,为新中国的海军建设服务。

  平民政治家

  北洋时期,萨镇冰曾一度代理国务总理。新中国成立后,他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央人民政府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福建省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

  军阀混战时期,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他支持直系军阀攻击奉系张作霖,立有战功,被北京政府授将军府肃威上将军荣誉,所以福州人都敬称他“肃威将军”或“萨上将”。

  1922年至1926年,他还担任福建省省长,为官平易近人,不摆架子,在民间留下了许多佳话。

  在旧社会,作为一省之长,出门理应前呼后拥,清道回避,摆足官威。但萨镇冰从来不搞这一套,有时去省政府上班,连人力车都不坐,走路去,衣着也极平常。有一次,省政府门口围着十几个农民,为解决用水纠纷,吵着要见省长说理。为了这一点小事要见省长,门卫不肯通报还要赶他们走。这时旁边走来一个穿旧衣衫的瘦小老头,就带他们进去,在办公室里问有什么事。老乡们看这老头好说话,先说了纠纷情况,后又吵着要见省长说理,最后才知道这位很随和的小老头就是大名鼎鼎的萨镇冰省长。

  萨镇冰下野后,生活清苦,衣着朴素。有一次去马尾,他想见马尾要港司令周邦彦。他来到警备司令部门口,正要进去,却遭到两个卫兵吆喝驱赶,以为是什么流浪汉。司令副官闻声出来,见是萨镇冰,赶紧行军礼请进,卫兵吓得直哆嗦,担心会怪罪下来。没想到萨镇冰夸奖他们守卫严格,交代副官奖给每人两块银圆。

  身居高官而不摆架子,萨镇冰逸事很多。1908年,他身为海军提督,相当于全国海军总司令。一次为欢迎美国海军司令访问厦门,他乘舰来到厦门,先着便衣拜访厦门道台(相当于市长)。门卫说道台在睡觉,他便在外面等候,一个小时后见道台仍未起床,怕误了事才出示名片,门役方知这是提督军门,赶紧通报。道台大人连忙开门鸣炮迎接,以为萨镇冰会大发脾气,想不到萨镇冰却面无愠色,并不介意。

  严格要求亲属

  萨镇冰1876年成婚,夫人陈氏长他一岁。婚后不久,萨镇冰奉派赴英伦留学。3年后回国,萨镇冰于1881年得一女淑端,1886年又得一子福均。他以国事为重,与家人聚少离多。甲午战争期间,妻子担忧他的安危,从福州赶往山东威海,要见上一面。这时他正为坚守日岛而劳累过度患病,恰好妻子陈氏赶到,要登上“康济”舰探视。萨镇冰得知,喝令水兵撤掉舷梯不准夫人登船。部下看不过去,请求萨镇冰不要辜负了千里迢迢奔波而来的夫人一片心意。极少动怒的萨镇冰却正色说:“此地非同寻常,今日非同寻常,怎能允其上舰,告她只当我已死,令其速回。”夫人终被拒见,只得挥泪南归,第二年9月病逝。

  萨镇冰嫁女也是老一辈福州人熟知的一个佳话。1900年萨镇冰担任当时中国海军最大吨位的“海圻”舰管带时,一天在舰上午休,沉沉睡去。舰上管旗兵陈兆汉恐他着凉,取一条薄毯轻轻为其盖上。萨镇冰事后知道是陈兆汉所为,见他为人厚道勤奋,遂将女儿淑端许配给陈兆汉为妻。当时萨镇冰官高位显,陈兆汉只是一个平民出身的水兵,萨管带不讲门当户对,认为只要人厚道就行。萨女出嫁时,并无丰盛陪嫁,仅是荆钗布裙而已。后来,萨镇冰见女婿有才华可堪造就,遂资助他到上海圣约翰学校读书,毕业后在海关任职。

  萨镇冰对儿子福均从不溺爱,要求严格。福均少时赴美国留学,专攻土木工程。回国后,1909年参加了由詹天佑主持的我国第一条由中国人自己修筑的铁路——京张铁路工程建设。随后,福均始终在铁路系统工作,为新中国的铁路建设事业作出巨大贡献。萨镇冰的孙子萨本远生于1911年8月,从中学到大学都在北京清华学堂求学,后赴美国深造,回国后也在铁路系统供职。1948年,萨本远一家移居美国。萨镇冰的曾孙辈也都生活在美国,有的攻医学,有的学高能物理,事业有成,成就不凡。由于子孙长期在国外,极少在福州生活,晚年的萨镇冰偶尔一家团聚,小字辈不会讲福州话,大都用英语交谈,也是一大趣闻。(林樱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