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晋安河探微

发布时间:2018-08-28 11:19:00  来源:福州晚报

晋安河探微

晋安河两岸风光秀丽,空气清新。

  晋安河长度

  晋安河在福州东门外,《福州建设志》把它列为福州的第一条内河。但是,《福州建设志》说它的长度为6.55公里,《福州交通志》说它的长度为9.45公里,《福州郊区交通志》说它全长7公里。笔者曾到晋安河进行田野调查,发现晋安河公园管理处发布的《福州晋安河绿道简介》载“两岸全长15公里”,那么单岸全长则是7.5公里。笔者比较倾向于第四个数据,但还需要进一步论证。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数据差距呢?原因在于各种说法中提及的晋安河位置不准确。《福州建设志》载:“河源分两溪,西名新店溪,上通八一水库;东名磐石溪,发源于鹅鼻岭和北岭。”《福州建设志》没有把晋安河的起点说清楚。如果从源头算起,两条溪,算哪一条溪的源头才是准确的?如果要从磐石溪的源头鹅鼻岭或是大北岭算起,恐怕不止6.55公里吧?

  《福州交通志》说得更离谱,“(晋安河)从台江光明港北引潮而入,经塔头、砌池、湖塍、琴亭附近,北接解放溪。”“解放溪”即由“磐石溪”改名,结果的数据9.45公里,却比《福州建设志》记载的数据更长。它是从鹅鼻岭或是大北岭算起吗?

  《福州晋安河绿道简介》是这样介绍绿道的长度:“公园北接琴亭湖。南连光明港,两岸全长15公里,总面积16公顷。”此数据大概是通过公园的工程总量,一步一步地计算出来的,而且有起止的明确地点,因此可能比较准确。权且采信。

  晋安河形成时间

  晋安河建成的时间更是众说纷纭。一般的史家都说,晋安河是福州第一条大运河,开挖的时间始于晋代太康三年(282)。晋安河公园管理处发布的《晋安河历史简介》载:“原为晋严高建‘子城’时取土而挖成的一条‘城壕’。”但准确地说,前述两种说法都是错的,因为其时“子城”还没有建。

  我们先来讨论“子城”。《三山志》卷之一“叙州”曰:“晋太康三年,始以候官为晋安郡,严高为守,初治故都,迁今城。”《三山志》卷之四又曰:“晋太康三年(282),既诏置郡,命严高治故城,招抚昔民子孙。高顾视险隘,不足以聚众,将移白田渡,嫌非南向,乃图以咨郭璞。璞指其小山阜,曰:‘是宜城,后五百年大盛。’于是迁焉。”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十三曰:“闽越王故城,在今布政司北二百五步,晋太康三年,始置郡。郡守严高,以旧城狭隘,乃图山川形势,以咨郭璞。璞指越王山南之小山阜,曰:‘是宜城,五百年当大盛。’遂迁焉。”清林枫《榕城考古略》载:“晋武帝太康三年始置郡。太守严高狭视冶城规制,将移白田渡,嫌非南向,乃为图咨于著作郎郭璞。郭指一小山阜,使迁之,乃经始于越王山之南,是为子城。”

  太康三年(282)始成立晋安郡,这是肯定的,而且立郡之初,先在闽越王的“故城”(《八闽通志》称“旧城”)也是无可厚非的。试想,在生产能力还非常低下的年代,晋安郡“始立”,一座城是想建就能建成的吗?甚或闽越王的“冶城”是“开放式”的,根本没有城墙,因为我们至今还没有发现在冶山区域有过城墙的基址。甚至“子城”,也没有发现其城墙基址。我们发现的只是一些闽越王的宫殿和“子城”“九楼”的残迹而已。

  明正德年间张溥、张孟敏撰修的《福州府志》对我们有参考的价值。他们在“子城”目下载:“晋太康三年,守臣严高谓故城不足聚众,将移白田渡,嫌非南向,乃图咨郭璞。郭指其小山阜曰:‘是宜城,后五百年大盛。唐中和(881—884)观察使修,广其东南隅。’”其时的福建观察使为郑镒,历史上,曾经把“子城”扩移到现在的东街口,而且建有“门楼”。因此大规模建设“子城”当在这个时候。那么,晋安河的形成时间也当在这个时候。之前的晋安河,只是星星点点的大土坑和小土坑,不足成河,所以也就没有“名分”罢了。

  但此时距晋太康三年(282)已有600年左右的时间了。

  晋安河曾叠加东湖水域

  因为建“子城”,严高及后来的人,不经意中挖成了星星点点的小水坑,成了以后晋安河的雏形;但东湖的开挖,却是有计划的,而且有可能比晋安河的开凿时间更早。因为福州多旱,救旱则如救火,严高凿东湖是为了储东北诸山之水,灌溉东郊外的田亩,多不胜数。《三山志》说:“(琼河)南从江岸开河口通潮,北流至澳桥,遂通东湖,直如沟渎,号直渎浦。”东湖的面积很大,自城内的澳桥向东,出行春门到塔头、康山、砌池一带。明谢汝韶《舟次康山阻风》诗曰:“倚棹康山下,风高日已斜。湖光天际岸,渔火水中家。旅食囊将尽,往程望更赊。茫茫嗟宦海。何处是生涯。”可见当年的康山之麓,便是东湖浩瀚的水面。宋元祐(1086—1093)年间,为了方便行人,道士颜象环建乐游桥。清《榕城考古略》曰:“一名晋安桥。”也可见清代的乐游桥,也已经称“晋安桥”。宋嘉祐二年(1057),郡守蔡襄便是从乐游桥开始“开沿城外河,至汤门、琴亭、湖心,至北岭下……”把沿城外河与东湖叠加在一起。

  于是,宋《三山志》曰:“湖上大江自南台东北入河口津……自通仙门之东北行至临河外水门,分支濠绕外城而北,过行春门外乐游桥,又绕外城而至西汤井门。”河道比较弯曲,而且有部分在城内,可见,这一条河,是否就是当时“子城”,或是“罗城”“夹城”“外城”的城壕,值得商榷。宋之后,东湖不断淤塞。《闽侯县志》曰:“(湖前)在二都洋头,本太康东湖之滨,湖今湮没,亭犹以湖前名。”之后,晋安河才渐渐地归并成一条河,既可以排泄、运输、洗涤,又可以灌溉,后在历史长河中被慢慢地保留下来,并且代替东湖的功能。

  晋安河名字

  也许是晋安河与东湖的叠加,所以长期以来晋安河都没有一个正经的名字,以至于到了明代,福州的各史各志也都还没有提到晋安河的名字。因为有了这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历史空白,便有了众说之纷纭。如今,晋安河边的《晋安河历史简介》载:“1948年,海军耆老萨镇冰发动修桥,改名晋安,目的是纪念‘晋安晚晴社’(诗社)的活动。他有诗说:‘晋安七子旧蜚声,今日还增十倍名。余事作诗原有托,柴门车辙谢公卿。’”其实清《榕城考古略》早在“乐游桥”下记载:“(乐游桥)一名晋安桥。宋元祐中,道士颜象环所建。其东为钵头街。”宋元祐间既建有“乐游桥”,清代之前,又早说“一名晋安桥”。可见说“1948年海军耆老萨镇冰发动修桥,改名晋安”是没有道理的。

  《晋安河历史简介》载:“直到1951年修浚时,组织‘晋安桥开河委员会’,第二年竣工,因桥而名曰‘晋安河’。”也就是说,晋安桥的得名时间在清代以前,晋安河的得名时间在1951年。1948年,萨镇冰发动修建晋安桥的时候,晋安河的确还没有名字。

  东西两茶园

  在晋安桥之东,古代有茶园,习惯上称“东园”。清《榕城考古略》曰:“(长乐山)之阴有温泉,稍南曰三昧山、宝月山,又南为东岳岭。逾岭而东曰竹屿,邓氏居之。曰前屿,黄氏居之;曰后屿,叶氏居之。又有小山茶园。”“小山茶园”即称“东郭茶园”。《八闽通志》也说:“茶园山自金鸡山发脉,平田中踊起圆阜,首复蜿蜒南行,其腰为东岳行祠,又南为宝月山。伪闽王延禀为仁达所败,奔于此。”

  长乐山即今之东岳岭。清《榕城考古略》还记载:“(长乐山)在易俗里,距城东二里。闽越时,山间居民梦神人乘白马至此,因名白马山。后唐长兴,闽王鏻改闽为长乐,更今名。”不管长乐山,还是白马山,现在都称“东岳岭”。东岳岭之南有茶园。清《国朝全闽诗录》曰:“宋以前造茶处。蔡君谟守福州,每日于北门龙腰岭取水烹茗,并手书‘苔泉’二字。”

  清叶观国《东郭茶园》诗:“茶园嫩叶拣春前,官焙场开北苑先。蟹眼试汤谁第一,欲招水递致苔泉。”

  晋安河之西还有一个茶园,因其在“西”,称“西园”,即今晋安区茶园街道和新店镇西园村一带。明曹学佺《茶园》诗:“地惊能最胜,迹喜下曾经。经处云分白,偏秋树损青。江于斜阁散,石受短墙扃。好茗随多乞,流泉试一听。翔鸡知客异,防虎托神灵。野老相邀看,舆人不共停。冥搜非旧路,空杀半山亭。”

  (林国清 林荫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