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元帅祖庙及其分庙

发布时间:2018-07-03 15:09:59  来源:福州晚报

  鼓楼区东街口附近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元帅路,因有“元帅庙”而命名。据考,此庙建于元代,为福州第一个“元帅庙”,称“祖殿元帅庙”,可见其在福州的影响之大。

  翁实先生的《闽剧轶闻传说》记载:“福州文藻山下,双抛桥北,有座元帅庙,规模很大。庙内祀田元帅。神案前刻‘启化宫田元帅’,偶像高大。两旁有分执乐器的男女侍者四人。神案两旁还侍立有泥塑偶像二人,一男一女。男袒胸,手执二胡作演奏状;女穿舞衣,手执夹板,高与人同,俗称郑二伯、郑二姆。尚有年轻的一男一女,名叫金花、银花。相传田元帅即雷海青。八月念三日,是元帅诞。戏班举觞庆祝,甚为热闹。”文中所述,基本准确。

  但“庙内祀田元帅”,为什么又说“相传田元帅即雷海青”呢?雷海青者,唐玄宗乐师。“安史之乱”,唐玄宗携杨贵妃西逃。安禄山入主长安,将朝臣、宫女、乐工尽掳至洛阳,威逼其歌舞。雷海青不听,提琵琶砸向安禄山。安禄山大怒,将其肢解示众。

  传说,“雷大元帅”显灵时因“雷”字上部被云所遮,仅现一个“田”字,遂称“田大元帅”。不想以讹传讹,约定俗成,自此称雷海青为“田公”或“田公元帅”。清时,又称“霞府会乐宗师”。 有庙联说他:“意气依然今学者,风流原是古忠臣。”“灯火笙歌,拼酒且听新乐府;钟声月色,登楼兼看古衣冠。”清施鸿保《闽杂记》说这个“田相公”,“作白皙少年,额头上画一蟹头,左右插两雉尾,侍者四人,分执琵琶、三弦、胡琴、鼓板。”

  《新唐书·礼乐志》说:“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弟子’;宫女数百,亦为梨园弟子,居宜春北院。梨园法部,更置小部音声三十余人。”唐玄宗复国后,感其忠义,封雷海青为“天下梨园大总管”,俗称“雷大元帅”,令人朝夕礼拜,因此亦俗称雷海青为“戏神”。他忠君抗暴,为国捐躯,以及对安禄山疾恶如仇的态度和他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至今还有积极的教育意义。

  “戏神”者,管“戏”内之事,但既为“御封”,也可以管“戏”外之事。不但为福州“梨园弟子”所敬仰,也为福州的百姓所供奉。民国十七年(1928),闽班“三赛乐”赴台湾公演,戏景颇丰,戏老板挣了个盆满钵满。但一般的演职人员却没有得到半点好处。时值年关,“三花”柯依铨要求增发奖金,戏老板却趁机把柯依铨解雇。这引起全体演员“排公堂”反对。

  “排公堂”是在舞台上搭起三层桌。最高的第三层供奉“田公元帅”,第二层供老郎爷,第一层陈列雷公、电母、黑白无常等。公堂板上贴了封条,一书“九天风火院”,一书“玉封探花府”。“探花府”就是田公元帅府。“主审官”由“掌鼓”担任。一声令下,“主审官”向田公元帅焚香礼拜,然后传唤原告柯依铨上堂申诉,亦真亦戏,戏老板吓得战战兢兢。最后,“主审官”宣布:撤销柯依铨解除令,要求合理增加奖金,不答应即行“罢演”等。之后,戏老板慑于公众的压力,跪在田公元帅的面前,全部答应了条件。大家都说,田公元帅惩恶扬善,公正廉明,大快人心。

  有祖庙,必然就有分庙。日本长崎的“相公庙”就是其一。 清汪鹏《袖海篇》说:“相公之传,自闽人始,旧说为雷海青而祀,以其身去雨存田,称‘田相公’。”“田相公”即“田元帅”也。马祖北竿也有“元帅庙”,清代末年,由长乐而来。其时长乐石井港酬神演戏,涂道兴将戏班供奉的田都(公)元帅金身请回家奉祀,后转送梅花镇姐夫袁忠善家,再后来袁忠善迁居北竿塘岐村,随带田都(公)元帅的神像,建庙祀奉。马祖的东引岛还有一处“探花府”,也祀奉田都(公)元帅。有福州来的戏班,必到这里礼拜,祈求演出成功。

  福州元帅庙分炉至长乐、尚干、城门的更多。如长乐的元帅庙称“英烈庙”。尚干的元帅庙在后厝村,明初建,祀玉皇大帝三皇子。据说戏神雷海青原是天上玉皇大帝的第三太子。他们更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值得我们作进一步的研究。(林国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