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清进士曾晖春与《全闽第一楼赋》

发布时间:2018-07-03 15:07:34  来源:福州晚报

  曾经有过的福州古建筑——鼓楼,是今鼓楼区区名的来源,可惜1952年在拓宽鼓屏路时被拆除,连《中国文物报》都曾说这是深感惋惜的事。所幸该遗址现在有个小公园,能稍慰老鼓楼居民的“鼓楼情结”,但在心理上还是有一定的落差。

  如何尽量设法缩减这段落差,弥补历史文物记忆的损失?挑选近代最佳的“鼓楼赋”刻成碑文,不失为一种最好的补救方法。找来找去,只发现林则徐表哥曾晖春进士创作的《全闽第一楼赋》(注:此楼始建于唐元和十年,即815年,后屡毁屡建,明代更名为“全闽第一楼”),它是已知福州老鼓楼的唯一之赋,但是此赋确实最佳:把闽都古城区的象征,与文化价值重大的鼓楼,及其四周的地理、历史,楼内外的近景、远景,全都写了。该赋极为大气,能让人窥见当时鼓楼的雄姿,宛如鹤立鸡群。没有亲临其境的人,是写不出的。

  清代闽县籍(今鼓楼区)的曾晖春(1770-1853),字霁峰,生于贫困的书香门第,先后住过老城区的西门大街、三坊七巷黄巷、东街孝义巷,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两姨表”亲表哥。他是嘉庆三年(1798)举人、嘉庆六年(1801)进士;初授国子监学正,官至江西义宁州知州。其为官清廉,有政声,并且支持表弟林则徐严禁鸦片。他五子登科,四世七进士;尤其晖春、元炳、兆鳌、宗彦父子孙曾四世蝉联进士,为清代福州独一无二。他既是“近代中国陆军之父”曾宗彦的曾祖父,又是抗日爱国海军名将曾以鼎的高祖父,“全闽第一绣手”曾明女士的六世祖。

  笔者十分钦佩挚友连天雄先生,能找出曾晖春的《全闽第一楼赋》。该赋以“千年楼阁峙东瓯”为韵。其全文,以及清人何午楼的原评,现皆恭录如下,以飨读者:

  城环粤百,地控闽全。屏藩东冶,镇卫南天。榕水莲峰,江山有几;花衢柳市,灯火盈千。(原评:宏整)果然福地无双,海外别开图画;敞出谯楼第一,眼中高矗云烟。原夫建从唐代,继自宋贤。屏山障其后,方几案其前。威武营开,乾宁纪岁;拱辰号锡,嘉靖书年。(原评:此言创造之始)程大卿倚槛题诗,台门句丽;元郡守凭栏点笔,鳌柱书传。维控维乎四极,遂冠冕乎七楼。俯罗城之突兀,瞰狮子之高浮。则见河桥路转,尘市声稠。都督则牙旗影接,郎官则薇座光留。(原评:此言楼外近景)三千层城堞,周围嵯峨独占;百万户人烟,稠遝险要全收。又若远眺长江,俯窥外郭。壮闽峤之藩篱,揽越王之台阁。缥缈瞰三山以外,栋宇飞骞;岧峣睨五虎而遥,海天寥廓。半空独出,两旁之旗鼓分排;百尺遥临,一片之芙蓉秀削。(原评:此言楼外远景)其中则入户霓虹,千门日紫。石柱螭蟠,雕甍鸾峙。(原评:此言楼中之景)风雨验莲壶之响,箭抱金徒;朝昏听玉漏之声,刻司铜吏。柳营秋肃晓霜,而屯戍维严;桂榜天开淡墨,则题名志喜。他若还珠楼古,镇海楼雄。或名红雨,或号清风。拱极则山罗左右;望云则塔列西东。孰若此扼要中枢,比海上蓬莱之阁;壮观十郡,拟人间太乙之宫。(原评:陪衬一段,渲染有情)宜其远吞山海;高接斗牛。镇英风于越郡,萃佳气于闽州。矗汉凌云,屡更杰构。班春宣诏,叠焕新猷。鼓钟喧九百,春雷六千里,长瞻北阙;箫管奏万家,秋月数百年,永奠东瓯。(原评:收束全题)

  何午楼评:千门万户,结构谨严,此建章钜制也。(李厚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