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琅岐“狮墓”:奉政大夫陈可琛三代之墓

有状元、探花、进士留题 福州地区罕见

发布时间:2018-01-22 15:29:36  来源:福州晚报

  马尾琅岐岛吴庄村郑前龙峰山西麓,有一座清代大石墓,半掩半露在苍松翠竹之中。因墓前卧有两尊大石狮,俗称“狮墓”。墓坐东朝西,呈风字形,规模宏大,面阔有10多米,纵深约28米,花岗岩结构,三合土封顶。墓四周用块石环砌,前有三层墓坪,由青石组砌的墓亭、墓屏、祭台、飞檐翘角等,蔚为壮观。墓碑阴刻“衙前,诰封奉政大夫可琛陈公三代之墓,清道光戊申,穴坐巽向乾”,楷书直下三行。墓碑被安在墓亭内,墓亭两侧为由六块青石组砌的墓屏,墓屏上下雕刻神兽、花卉等花边,中间镌刻一首诗:

  恭题笃甫陈公墓屏

  一自鸾章到北邙,

  邨教泉埌也生光。

  功名本向心田积,

  忠厚应将福地偿。荻水萦洄流浩浩,龙山环绕气苍苍。太邱世德真能绍,余庆终当百代昌。

  愚侄林鸿年撰,年侄黄培昌书。

  这首留题于奉政大夫陈可琛墓屏上的诗,乃福州清代状元林鸿年所撰、探花黄培昌亲书。

  此外,墓亭方形的四根石柱上,还镌刻“虎峤还藩开虎榜,龙峰高溢钖龙章”“南宫植枝杏,北阙皓颂花”两副对联,字迹清秀,对仗工整。墓埕石上还有清进士何秋涛、林寿图撰写的“此池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邱”联句。有状元、探花、进士恭题,可见这座古墓葬的分量与荣耀。

  墓主一家与这四位达官显贵有何关系?琅岐人知之甚少。

  陈可琛,字笃甫,乃琅岐衙前村人,是当地一位乡绅。其子陈基济,字巨川,清道光癸卯年(1843),乡试第二名举人,候补同知。陈家当时在琅岐堪称首富,有良田数百亩,商铺数处,琅岐民间有“基济家伟喷喷起”之说。陈可琛父子好善乐施,热心公益,据说当时福州城里重修孔庙时,捐献了一千两银子,一时名闻榕城。道光年间,陈可琛父子在衙前厝先后建造了三座大厝,呈品字形,人称“三落厝”,其中一座房子用金丝楠木做廊柱,十分气派。陈可琛妻子任氏活到102岁。善终时,陈基济为其母在厝头尾立跨路“贞寿牌坊”。有皇帝圣旨石刻安在牌坊上面,文官过此下轿,武将过此下马,路人过经,亦肃然起敬。陈家富得流油,在当地又有名望。陈可琛卒后,坟墓造得特别大,就不足为奇了。

  林鸿年,福州侯官人,是陈基济同窗好友,情同手足,两人同举于乡。后林鸿年状元及第,出使琉球,官居知府。黄培昌出生于侯官孙老营金墩巷,道光二十四年(1844)探花及第,授翰林编修,累官至军机处章京。至于进士何秋涛、林寿图都是陈基济好友。后来,陈可琛将长女嫁给探花郎黄培昌。皇上以陈可琛善举贤达、子贵父荣,诰封奉政大夫。当陈可琛卒时,林鸿年、黄培昌、何秋涛、林寿图等一班好友亲临琅岐衙前村陈府吊唁、奔丧,并为其墓葬留题,都在情理之中。文物专家在考察这座古墓葬时说:“有状元、探花、进士题写的墓屏、联句的古墓葬在福州地区并不多见,很有文物价值,应好好加以保护。”(杨东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