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庐隐与力钧后裔

发布时间:2017-12-25 09:43:10  来源:福州晚报

  1991年11月9日,位于鼓楼区三坊七巷北端的辛亥革命英烈林觉民故居得以修复,并对外开放。

  此后,“福州三大才女”中的冰心与林徽因,也分别因为该处是她们的旧居或祖居,跻身进入该宅内陈列。而“三才女”中的庐隐,因不曾落脚于此地,但她亦曾在黄巷居住过,至今却未见三坊七巷里有纪念她的场所。

  庐隐与李大钊

  庐隐的文学才情自不必说,特别值得一书的是她的革命觉悟。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曾是庐隐的恩师,在其牺牲当日(1927年4月28日),庐隐曾冒着生命危险,与李夫人赵纫兰一道,去为恩师收尸掩埋。这个了不起的举动,以前鲜为人知。最近,不少友人皆要求提供该资料的出处,我就介绍他们去看福建教育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的《庐隐读本》一书,以及稍早出版的《庐隐全集》。其编者王国栋等先生在书的“庐隐小传”和“后记”中,先后两次提到庐隐为李大钊收尸掩埋的往事,令人十分感动。

  在我国北方,有许多李大钊的纪念场所。例如:他的陵园为仿古庭院式格局,位于北京海淀区香山万安里1号,占地面积2200平方米。由李大钊烈士革命事迹陈列室、李大钊墓、其夫人赵纫兰墓、李大钊纪念碑、李大钊烈士雕像等组成。

  据我所知,李大钊殉难后,灵柩先在北京宣武门外老墙根西口偏南的长椿寺内停厝多年后,始奉安于香山附近万安公墓。

  当时庐隐就住在老墙根胡同之北的下斜街92号。庐隐作为李大钊这位伟人的学生,师生间的政治地位自然不能相提并论。但作为“福州三大才女”之一的庐隐,远远不如冰心、林徽因幸运的,甚至连安葬处也远逊于冰心与林徽因。林徽因、冰心各自在北京的坟墓,迄今保存完好。而庐隐在上海永安公墓里的长眠之处,已在“文化大革命”时被夷为平地。当然在彼时,人们是不知晓她曾为革命事业作出特殊贡献。幸亏庐隐的著作早已流传于世,并且不断再版。

  力易周卧室秘密入党

  清末著名的福州永泰籍“御医”力钧,是庐隐的亲舅舅。力家的子孙后代,出了许多科技精英人才(详见本报2月6日的《庐隐母家力氏堪称科技世家》一文)。现在转换个话题,说的是力钧的幼子力易周(1919~2015),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参加革命活动的情况。

  1925年,力钧在北京病逝时,力易周只有6周岁。易周生长在力钧于1903年定居北京时所典下的大宅院里,旧址即前述老墙根的37号、37号甲,后改为127号、129号。庐隐少年时也曾住过这个地方,院内的花园是其常去之处。

  力易周10余岁时受一二九运动影响,参加中共外围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下称“民先”),为该组织的负责人。1935年10月,在老墙根37号西跨院其卧室内,用白布画上马克思的肖像,地下党同志带领力易周、朱迈先(朱自清之子)、陶声垂三位同志进行入党宣誓,组成了党支部。那时,“民先”的队部,就设在力易周的卧室。37号院子大,房间多,前后门相通,联系方便,上级有指示或通知,皆在此地联系,可算是联络站了。冯玉祥将军曾在北平组织大中学生军训,力易周等地下党员都参加了。之后,中国共产党陆续在老墙根附近的上斜街、福建会馆也建立了基层党组织。老墙根37号成了西城区党支部所在地。力易周生前回忆说,力家大院各个地方当时都存放过党组织的物品。

  1936年经党组织同意,力易周赴延安进入党校学习。之后离开延安,本想去四川,因路途被阻,只好去了香港。后经其姐夫介绍去昆明,考上西南联大师范学院教育系,学习两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新疆大学图书馆代理副主任,后任该图书馆副馆长。他离休后,关系落在北京大学图书馆,享受副部级医疗待遇。其妻姚殿芳(1919~2012),曾任北京大学中文系及对外汉语教育学院教授。

  苏冶牺牲在朝鲜战场

  苏冶,原名力伯鹅(莪),因其母姓苏,所以又名苏冶。其父力树基(1893~1963)原是力钧的远房侄儿,后成为力钧的嗣子,长期与力钧住在一起(也住老墙根)。因此,苏冶是力钧的嗣孙。

  苏冶生于1920年,是个独子。1936年7月在北平崇德中学参加“民先”;1937年日军侵占北平后,到山东济南等地参加北平流亡同学会,从事抗日宣传活动。1937年11月,他在西安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1月,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先后在八路军总政治部、后勤部政治部任政工干部,军委通信学校任政治指导员。1946年1月,他被派到驻延安美军观察组,从事电台机务工作。

  北平解放后的1949年3月,苏冶作为北平军管会的联络员,接管国民党军队联勤总部的电信机械修配厂,改名为中央军委通讯部电机修配厂,并担任厂长。他曾参与开国大典通信保障设施的研制、安装工作。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他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通讯处器材科科长。

  1950年11月,苏冶在一次战役后,赴战场收集通信器材后,乘战车返回时,因连夜抢修仪器疲劳,在战车装载的油桶上入睡。后因战车跌入弹坑,他被油桶滚压受重伤而牺牲。据苏冶战友之子赵来群告诉力钧曾孙女力丽说,去战场收集通信器材的任务,原是交给他父亲的。苏冶认为战友有三个孩子,家庭负担重,而自己是单身,所以挺身而出,承担了这个危险任务。

  苏冶的外甥女马宇虹,在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的纪念碑上,发现了“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216位志愿军团以上干部”名单,于同一块碑上拍摄到毛泽东同志的长子毛岸英(湖南省)与苏冶(北京市)的名字。

  陈章武曾希望偿还心债

  2008年4月6日,福建著名作家陈章武在《福建日报》上发表《寻找庐隐》一文。他把冰心、林徽因与庐隐“福州三大才女”的家庭、婚姻进行对比,“唯有庐隐的爱情、婚姻最为不幸。”当时,章武先生还写道:“偌大的福州城,找不到一个角落,一个证实庐隐当年生活过的角落,供后人凭吊之,纪念之,研究之,这,不能不说是我们城市的一个欠缺,也是我们这些文学晚辈难以偿还的一笔心债。”此文发表将近10年了,虽然后来黄氏宗亲在庐隐祖地闽侯南屿创办了纪念堂,但因地理位置较为偏僻,参观者甚少。

  既然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庐隐幼年曾住过黄巷,其母家力氏的祖居曾在衣锦坊,皆在三坊七巷之内,姑且不论她在我国文坛上的地位,请看在她曾为李大钊同志收尸的分上,顺便为她设个纪念场所,以飨观众!这也是我们福州人的光荣,并且对青少年有教育意义。(李厚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