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杨而菖:闽东苏区党组织和红军的主要创建人之一

发布时间:2017-12-04 09:24:24  来源:福州晚报

  在连江城关的革命烈士陵园内,有一座由百姓自发捐资130多万元(总投资300多万元)修建的杨而菖英烈纪念园。该园占地3000多平方米,园内矗立着杨而菖烈士的大型雕像。日前,记者联系了杨而菖烈士的孙子杨爱国,了解英雄短暂而辉煌的一生。

  杨而菖,1913年6月11日出生,连江县透堡镇南街村人,1929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土地革命时期连(江)罗(源)乃至闽东苏区党组织、苏维埃政权和红军的主要创建人之一。历任中共连江县特别支部组织部长、中共连江县透堡支部书记、中共连江县委书记等职。1933年2月,杨而菖率部接连攻占透堡、晓澳、筱埕等地,建立了横贯连罗两县、拥有6个区苏维埃政府、143个乡苏维埃政府并普遍实行土地革命的红色根据地。随后,部队扩编为闽东工农游击第十三总队,杨而菖任总队长兼政委。1934年1月,杨而菖率部攻打马鼻,激战中壮烈牺牲,年仅21岁。

杨而菖:闽东苏区党组织和红军的主要创建人之一

  杨而菖

杨而菖:闽东苏区党组织和红军的主要创建人之一

杨而菖牺牲地——马鼻镇横厝原厚裕米厂。

  以教书为掩护

  向贫农宣传革命思想

  杨而菖一家五口,父亲名叫杨孝知,母亲叫王水莲,还有大哥杨与可和小弟杨与福。

  1927年,杨而菖以优异成绩考上连江初级中学。当时,透堡杨姓宗族中除杨而菖外,只有他的族兄、大地主杨与金读过中学。杨与金每年享用杨氏宗祠“生员谷”30担,他怕杨而菖初中毕业后要对半分“生员谷”,就以推荐杨而菖到南平盐行当管账先生为名,欺骗杨母王水莲,叫她让杨而菖辍学。病床上的杨母被杨与金的花言巧语说动了心,派人把杨而菖叫回家中劝说,杨而菖含着眼泪答应了。

  到南平后,杨而菖发觉自己上当了。地主的欺诈,资本家的凶狠,燃起了杨而菖心中的反抗怒火。在一个漆黑的夜里,他从盐行跑到福州,在乡亲杨挺英处落脚。杨挺英在乌石山师范学校读书。该校是中共福州市委的联络点之一,市委宣传部长黄孝敏与杨挺英等几个学生有工作联系。杨而菖和杨挺英一起阅读了黄孝敏送来的《政治经济学》《共产主义ABC》等马列主义书籍和通俗读物。杨而菖的政治觉悟逐渐提高,随后向杨挺英提出参加党的地下工作的请求。很快,中共福州市委便和他建立了工作联系。

  后经杨挺英介绍,杨而菖从福州回到连江,继续在中学读书。

  1928年5月中旬,济南五三惨案消息传来,杨而菖不顾校长阻挠,联络进步同学,举着标语上街游行,并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口号,查抄、焚毁日货。

  1929年2月,经郑厚康、黄应龙介绍,杨而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9月上旬,杨挺英由乌石山师范学校毕业,到透堡小学任校长。杨而菖经市委同意从官岭小学调到透堡小学当教员。两人相互配合,以学校为阵地,积极在贫苦农民中宣传革命思想,发展党员,培养农运骨干,播撒革命火种。

  同年10月10日,中共福州市委派陈宗远到连江,在县城西郊关公亭召开连江县第一次党员大会,会议讨论了党组织的工作计划,选举成立中共连江县特别支部,杨而菖任组织部长。

  经过他们精心培养,1930年夏,林孝吉、郑冬松等4名青年农民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在透堡小学秘密成立了党支部,杨而菖任支部书记。

  领导农民暴动

  拉开闽东武装斗争序幕

  1930年11月,遵照中共福建省委通知,纠正“立三”左倾路线,中共连江县行动委员会改为中共连江县委,杨而菖任县委首任书记。新成立的中共连江县委积极领导农民运动。杨而菖还以透堡小学的名义在本村杨氏宗祠创办了一所农民夜校,向青年农民宣传革命。参加者最多时达100多人,其中骨干分子30多人,并以这些骨干为基础,秘密成立了农夫会。农夫会的宗旨是反对高租重利,提倡“二五减租”,会址设在透堡北街林氏宗祠。

  1931年10月,中共福州中心市委特派员邓子恢来连江巡视工作。他深入透堡,与杨而菖研究县委工作,连夜起草《关于做好准备,在透堡、东湖、定安进行秋收减租抗债斗争》的决定。10月27日,他们在杨氏宗祠召开农民“议租”大会,有400多名贫苦农民参加。会后,杨而菖以“透堡农民大会”名义,张贴有关减租决定的布告。长期受地主奴役压迫的贫苦农民,进一步挺直了腰杆,斗争情绪大为高涨。在邓子恢、杨而菖领导下,减租斗争开展得如火如荼,百分之九十佃户的田租减了下来。接着,他们又发动了抗债减息斗争。一场以减租减息为中心的农民运动席卷了连江全县。

  12月21日,以“五虎一豹”为首的地主民团,于半夜纠集200多人,从透堡直街向透堡农夫会总部林氏宗祠冲杀过来。在杨而菖等人领导下,农夫会和自卫队早已严阵以待,参加减租斗争的1000多名贫苦农民,在杨而菖等领导下举行了武装暴动。暴动队伍高举火把,手执杖刀、梭镖,向反动地主及其帮凶开战,虽因力量悬殊,农夫会归于失败,但这场斗争拉开了闽东武装斗争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