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吴清源堂哥吴涛两位内弟:徐悲鸿称之为大哥二哥

发布时间:2017-12-04 09:22:28  来源:福州晚报

吴清源堂哥吴涛两位内弟:徐悲鸿称之为大哥二哥

徐悲鸿

  吴清源堂哥吴涛的岳父黄培松,晚清武状元,民国培威将军;吴涛两位内弟也赫赫有名,大画家徐悲鸿始终尊称他们俩为大哥、二哥,其中一位还被徐悲鸿称为“平生第一知己”。

  潇洒才子·雅士

  黄家这两位兄弟,哥哥名叫黄孟圭,弟弟名叫黄曼士,都是才子、雅士。

  黄培松父亲黄贻琴,生有八子,黄培松居四,黄柏葊居六。

  黄孟圭(1885~1965),名琬,以字行,生于福州市台江区中平路状元埕,祖籍福建南安,他实际上是黄柏葊的长子,但很多文献载其为黄培松的长子。

  黄孟圭自幼聪颖过人,曾先后就读于苍霞精舍、鹤岭英华书院,名儒林琴南做过他的老师。从八年制的鹤岭英华书院毕业后,黄孟圭进入北洋大学堂攻读法律,后成为执业律师。

  1919年8月,著名爱国侨领陈嘉庚在上海筹办厦门大学,聘请全国教育界名流蔡元培、黄炎培等十人为筹备委员会委员,黄孟圭位列其中。1919年10月,陈嘉庚主持召开厦门大学筹备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商议创校大计,黄孟圭成为陈嘉庚的闽南话翻译。1922年,黄孟圭赴美留学,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教育学,1925年毕业获教育学硕士。1926年学成归来,出任福建省教育厅厅长。

  黄孟圭喜好书画和收藏,艺术修养颇高。

  黄曼士(1890~1963),名琮,以字行,黄孟圭弟弟,生于福州台江状元埕。自幼研读经史子集,能文工诗,尤好书画、中国折扇,有雅士风范。

  黄曼士与一般文人雅士不同的是,虽喜爱收藏书画艺术品,但不放弃主业,继续业商,曾任新加坡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分公司总经理,还兼任新加坡华人参事局委员、佛教总会董事等职。所以,当年在星洲,黄曼士享有三名:社会名流、商界精英、收藏大家。

  黄曼士雅好艺术,收藏甚丰,所居寓所——新加坡芽笼江夏堂,因其收藏一百多把中国折扇,得名“百扇斋”。徐悲鸿曾为黄曼士题道:“百扇斋,曼士聚扇不厌多,言百者举成数也。”百扇斋在新加坡甚至整个南洋都有一定的影响力,被公认为是极有品位的私人艺术博物馆,黄曼士喜欢自称“百扇斋主”。

吴清源堂哥吴涛两位内弟:徐悲鸿称之为大哥二哥

徐悲鸿画作《放下你的鞭子》。

吴清源堂哥吴涛两位内弟:徐悲鸿称之为大哥二哥

徐悲鸿画作《珍妮小姐画像》。

  古道热肠·侠士

  黄家兄弟都是古道热肠,有侠士之风。至交好友徐悲鸿也因屡屡受黄家兄弟资助,而发出“遇黄呈祥”的赞叹。

  1925年,黄孟圭在美国拿到教育学硕士学位后,转赴欧洲考察,经中国驻法国总领事馆赵颂南介绍,结识了当时在巴黎留学习画的徐悲鸿。

  当时,徐悲鸿尚未成名,靠留学官费维持夫妻两人生活本已颇为困难,加上因国内军阀混战导致官费停发,生活更加艰难。在徐悲鸿前妻蒋碧微的回忆录里,曾详记了一次她出门借钱的经历。因没有出门借钱经验,她在外面盘桓了一天空手而归,夫妻俩只好在家饿了一天。屋漏偏逢雨天,又遇上冰雹,画室被砸烂了。徐悲鸿原本指望房东能帮着修缮,结果房东拿来合同,上面有一条:如果损坏,要自行负责赔偿。不得已,徐悲鸿只好四处借贷,幸好得到赵颂南资助,才渡过难关。

  黄孟圭与徐悲鸿一见面,即有相见恨晚之感,不仅倾情相助,归国之前还把徐悲鸿夫妇托付给在新加坡经商的弟弟,让他务必帮助徐悲鸿解决困难。

  1925年,徐悲鸿夫妇抵达新加坡。黄曼士重情守约,将徐悲鸿与蒋碧微接到自己家里,让他们衣食无忧,还为徐悲鸿准备了舒适的画室,并为徐悲鸿拉来了脱贫的生意:先后介绍徐悲鸿为南洋侨领陈嘉庚、南洋侨商黄天恩等一批富商画像,使之得到了丰厚的画酬,摆脱了生活困境。

  1975年,徐悲鸿前妻蒋碧微曾记录此事:

  时间是1925年,我和徐悲鸿先生正困居在法国巴黎,经济来源断绝,一筹莫展。幸好当时我国驻法总领事赵颂南先生,为我们介绍认识了黄孟圭先生,我们总算得救。黄家是福州望族,孟圭先生居长,他的二弟曼士先生侨居新加坡有年,在华侨社会很有声望。孟圭先生同情我们的处境,便把我们的困难写信告诉了他令弟,曼士先生立刻复信,答应为徐先生设法,于是徐先生便去了新加坡。从此以后,他们之间,便建立了如兄弟般的感情,也帮了我们一次大忙,这是我终生感戴而不能忘怀的。

  《悲鸿在星洲》作者欧阳兴义先生,在《徐悲鸿历史研究的时代机缘》一文中谈道:“假设徐悲鸿1925年不是在新加坡得到黄氏兄弟的帮助,美术史上的一位著名艺术家已不存在。”

  1925年至1942年间,徐悲鸿曾六次来到新加坡。黄曼士每次都竭尽全力相助,与徐悲鸿交情甚深。徐悲鸿一生都尊称黄孟圭为大哥、黄曼士为二哥。

  并肩抗日·志士

  1939年1月,在抗日战争最困难时候,经黄曼士等人组织,徐悲鸿赴新加坡作画义卖,为国家筹措抗日经费。徐悲鸿在新加坡一直住到1942年1月,在此期间创作了数量惊人的画作,并频频举行义卖,为祖国打击侵略者筹款。

  当时没有拍卖行,徐悲鸿每次举办画展义卖画作,黄曼士奔走宣传,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组织新加坡及南洋多国的华侨富商前来观展,一方面宣传徐悲鸿画作的艺术价值和巨大升值空间,另一方面鼓励华侨出资义买,为祖国抗战筹措经费。一批又一批南洋华侨富商被黄曼士组织而来,他们走进展厅观展,主办方为义买者准备了红布条,富商们拿着红布条,看哪幅画好,就把红布贴在画旁边,写上名字,意味着这画已经有主了。

  为了筹措更多的抗日经费,徐悲鸿当时在新加坡承诺:只要真心想要收藏画,他现场作画,有几个人画几张。徐悲鸿是大画家,黄曼士在新加坡社团中威望高,在他的推荐下,众人争相义买。

  黄曼士还奔走在星洲富人圈里,推出可定题材由徐悲鸿作命题创作的义买方式,当时筹得义款最高的一幅画《珍妮小姐画像》即是这样来的。

  《珍妮小姐画像》是徐悲鸿最著名的人物肖像油画作品之一,长136厘米、宽98厘米。它是徐悲鸿1939年为了支持国内抗战,在南洋举行义卖募捐时的命题画作。画中女子珍妮小姐祖籍广东,为当时星洲名媛。这幅肖像是其男友——当时比利时驻新加坡副领事勃兰嘉委托徐悲鸿而作。此画完成后得到了众人的赞赏,勃兰嘉为徐悲鸿的艺术才华赞叹不已,并专门举办了盛大的画作揭幕仪式。珍妮小姐本人也是对其喜爱有加,她在画作完成之后也慷慨解囊,尽一己之力捐款救国,在当时传为佳话。此画得到画酬四万新币,应为此时期徐悲鸿南洋募捐中画酬最多的一幅。徐悲鸿在南洋为抗日义卖画作共筹到约十一万新币,全部捐赠给祖国。徐悲鸿本人对这幅画作也十分满意,特意请摄影师为其拍摄他与画作的合影,留作纪念。

  徐悲鸿研究者欧阳兴义认为,新加坡是中国以外存留徐悲鸿作品最多的地方,黄曼士是海外收藏徐悲鸿书画最多的一位藏家。欧阳义兴在《悲鸿在星洲》中有这样记录:“粗略统计,1939年新马展售的作品已达四五百幅,在江夏堂为赴美展览所作约300幅,赠黄曼士昆仲约200幅,合计已千幅之多。”

  冒死护画·义士

  徐悲鸿在新加坡义卖的作品,不少为抗日画作,或是题材为抗日救国的,或是有抗战内容的题跋。日本占领新加坡后,凡搜到徐悲鸿画作立即烧毁,凡搜到藏有徐悲鸿抗日画作者立即枪决。

  黄曼士冒着生命危险,努力保存徐悲鸿的画作。他秘密藏起徐悲鸿画作,在日军搜查最频繁时期,含泪把上面有关抗战的题字刮去。黄曼士在《藏画目录》中有这样记载:“编号27的《奔马》。徐悲鸿题:闻台儿庄大战胜利,悲鸿写此志喜。”黄曼士亲笔记:“此画在日寇陷星时将大战胜利等字刮去,藉以保存原画,并避危险。”编号15的《奔马》,旁记:“徐氏写此画时,适有来报长沙大捷喜讯,即题:‘闻报长沙大捷,悲鸿写此志喜。’在沦陷时,恐为日军所查,危及性命,特将‘闻报长沙大捷’六字刮去,保存原画。”

  抗战胜利后,黄家人曾想将画作捐赠给祖国。但不久后,国民党发动内战,黄家人捐赠希望落空。

  黄孟圭更是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徐悲鸿的画作。1939年10月,徐悲鸿在新加坡一个广场上看到当时知名女星王莹为宣传抗战正在演出《放下你的鞭子》,深受感动,随后用了约10天时间创作了同名抗日题材画作,徐悲鸿以接近真人的比例将王莹入画。王莹身穿白底蓝纹的服饰,服饰上有祥麟瑞凤的图案,手持红绸,翩飞起舞。《放下你的鞭子》是徐悲鸿唯一的抗战题材油画作品。

  徐悲鸿当年做完此画后就送给了此时人在新加坡的好友黄孟圭。新加坡沦陷期间,黄孟圭冒死用了多种方法保护,使之留传下来。黄孟圭去世后,其后人曾找到新加坡博物馆,希望博物馆收藏,但没有成功。后来,此画不知何故传至收藏家手中。2007年4月7日,这幅画出现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成交价为人民币7128万元,不仅大幅刷新了徐悲鸿油画的拍卖纪录,而且再次创下中国油画的世界拍卖新纪录。(刘琳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