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严灵峰故居:陋室犹在 涛声已远

发布时间:2017-11-28 09:50:30  来源:福州晚报

严灵峰故居:陋室犹在 涛声已远

严灵峰

  严灵峰,原名明杰,字旭,号若令,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五月初六酉时出生于连江黄岐海丰街的一个中医世家。与严复同宗,原籍福州阳岐。严灵峰故居位于黄岐海丰街道坂尾(今海丰街道丰富路)。

  险些被发配去做苦力幸亏邓中夏救了他

  严灵峰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胸怀远大理想。1919年,考入福建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至1927年先后任中共连江特别支部书记,中共福州地委、共青团福州地委领导人之一。1927年留学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与国共两党著名人士邓小平、杨尚昆、蒋经国等皆同班学友,1934年后追随蒋经国。

  莫斯科东方大学是一所与莫斯科中山大学类似的学校,基本属于传播革命的教育机构。中共早期有不少干部来自这两所学校,其中就有著名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

  严灵峰入学时使用的是本名“严明杰”,俄文名字则登记为卡尔契夫(Kapckuv)。留学苏联期间,曾与斯大林辩论,他以事实论证,认为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殖民地的经济可以很好地发展,斯大林无言以对。在历史上敢与斯大林争辩的人,恐怕也只有严灵峰一人。他在俄除学俄语外兼习数学、物理、化学,还特别专研哲学和经济学。他后于1928年冬季回国。其间,差一点被送去伯力做苦力,幸亏邓中夏救了他。

严灵峰故居:陋室犹在 涛声已远

严灵峰的《老庄研究》。

  福州市长任内

  恢复发展民生事业

  1946年元旦,严灵峰任福州市长。当时福州市经日本侵略军二度侵占,满目疮痍,民不聊生,严灵峰就任市长后为安定福州社会,抚恤抗战死难烈士亲属,清算汉奸罪行,恢复发展民生各项事业,作出了一定的贡献。1947年1月,他自掏薪水在家乡黄岐将“文轩祠”改建成“灵峰小学”,现为“黄岐学区中心小学”。

  严灵峰后来潜心于教育学、哲学、经济学及译著工作,曾任上海艺术文学院教授、香港珠海书院教授兼训导长、辅仁大学教授、台湾大学教授。从事哲学和经济学译著工作,主编《动力》杂志,编著《中国经济问题研究》《老子章句新编》《老子达解》《易学新论》《论语章句新编》《墨子简编》《道家四子新编》《周秦汉魏诸子知见书目》《马王堆帛书老子试探》《无求备齐诸子读记》《马王堆帛书易经初步研究》《列子辩诬及其中心思想》《大学章句新编》《马王堆帛书易经斟理》等书60余种,共2000余万字,是民国时期研究老庄哲学的顶级人物。

  严灵峰著述颇丰,除研究易学和老子等著作外,还相继翻译出版俄文版、德文版的《辩证法的唯物论》《历史唯物论入门》《近代西方经济学家及其理论》等著作,在当时颇有影响。其著作分藏于北京国家图书馆及美、英等国立图书馆。1994年,他赠送北京图书馆130多箱书籍,以示晚年的爱国之情。

严灵峰故居:陋室犹在 涛声已远

严灵峰故居。

  临终遗言:盼望国家早日统一

  严灵峰在坂尾的故居始建于清咸丰至同治年间,土木结构,建筑面积120平方米。该木屋原负山临海,海潮在门前涨落,潮汐涛声不断,大潮水或台风来临时,浪花可飞溅到前院里。厅堂地面是三合土铺设,质地上乘,已被岁月的脚步磨得锃亮。两侧撇榭也已被改建,仅存石头门框,横楣是一整块花岗岩石,竖框也是长条石砌成。故居两进,前有天井,主院厅堂门楣上嵌有一块同治七年(1868年)的匾额,上书“着手成春”,白底红字。典出唐代司空图的《诗品·自然》:“俯拾即是,不取诸邻,俱道适往,着手成春。如逢花开,如瞻岁新。”着手:动手,意即一动手便有了春意。原指诗歌格调要自然清新,后常用以赞誉医家、艺术家技艺精湛,刚一动手病情就好转了。亦作“着手生春”“着手回春”。如清冯桂芬《怀人诗》:“不为良相为良医,着手生春妙誉驰。”厅堂左上方还悬挂着一块“寒风贞松”木匾。

  严灵峰出生在简陋的右厢房,有小阁楼。如今,该屋人去楼空,翠绿色的门上橙黄色的大“喜”字依旧醒目。一副对联“四海声名唐李杜,一时文采汉班扬”,是否可折射出屋主人昔日的文采?

  严灵峰故居原有13户严姓人家居住,均是他的后辈子侄,后部分严姓迁居他地,现有8户人家居住,其中尚有5户严姓人家。

  严灵峰的先祖严兴耀于清乾隆年间自福州阳岐迁徙连江黄岐,现已繁衍十三代。严灵峰的祖父叫友贵,父名道铨,生三人。严灵峰祖辈三代皆当地名医,当年来此求医者络绎不绝。且因严家人素来宽宏慈爱,常怀怜贫惜病之心,周济他人。有时看病免费,并常施药扶贫,口碑甚佳。

  如今,严氏在台湾已繁衍四代,严灵峰膝下有一男启文、一女启瑜。子启文,台湾农业大学毕业,是蜚声海内外的钱币和邮票收藏家。启文子善渊,台湾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

  1992年8月12日,严灵峰回连江探亲,对连江乡贤以“爱国清廉”概括其近90年人生,倍感欣慰。1999年5月1日,他病逝于台北,享寿96岁,临终遗言“盼望国家早日统一”。(苏静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