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霍童涵洞与琅岐金牌石

发布时间:2017-11-13 10:15:04  来源:福州晚报

  霍童涵洞在宁德蕉城区霍童镇,琅岐金牌石在福州闽江口,两者相距甚远,表面看来互不相关,实际上两者均用火烧碎石法进行水利建设。不同的是,前者挖凿涵洞引水灌溉农田,后者拓宽河道疏通江水。

霍童涵洞与琅岐金牌石

霍童涵洞之琵琶隧洞。

  霍童涵洞

  霍童涵洞由龙腰水渠和琵琶涵洞等组成,位于霍童镇霍童溪边。隋皇泰元年(618年),谏议大夫黄鞠所凿建。明何乔远的《闽书·方域志·霍童山》记载,

  黄鞠“隋时为谏议大夫,谏隋帝不听,遂寻阆苑之游,来抵霍童,见其地广衍,遂起明农之意,凿断龙腰,通太湖水,挥指飞来峰塞水口,下铸铁牛镇之”。黄仲昭的《八闽通志·祠庙·谏议大夫庙》记载:“谏议大夫庙,在县西十二都霍童山下。隋大业中,谏议大夫黄鞠尝垦山之荒壤为田,而凿山通涧水以灌溉之。后乡人感其德,建祠庙祀焉。”清乾隆《宁德县志》记载,黄鞠在狮子峰右开凿长里许、高丈余、宽六尺的度泉洞,引泉溉田以济霍童,村民至今祀之。

  霍童涵洞开凿于隋朝,洞石呈红色,采用先在岩石火烧加热,再灌水冷却,使岩石碎裂的方法,利用热胀冷缩原理挖凿涵洞,2001年1月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黄鞠(567~?),号玄甫,隋谏议大夫,原籍河南光州固始,隋末避居宁德,先择七都,次迁咸村(今属周宁县),后定居霍童,为黄姓迁居霍童始祖。黄鞠除凿建霍童涵洞外,还开凿仙湖。《闽书》又载:“仙湖,在霍童。又名堵坪湖。隋谏议大夫黄鞠凿,通溪水,长亘里许,广百余丈,溉田千余顷,皆为沃壤。宋淳熙二年,有请佃者,县令储惇叙诗:咫尺天湖号堵坪,先贤曾此劝农耕。若教一日归豪右,敢向黄公庙下行。”

  金牌石

  金牌石在闽江口琅岐岛凤窝村金牌山一侧。金牌山江边有100多米长的岩崖呈褐红色,其中有一块高约10米、宽厚各约8米的褐红色巨大岩石,名“金牌”。相传明太祖朱元璋坐船到此,看到这块形如牌的巨石在日光下闪闪发光,遂命其名“金牌”。

  金牌石与相连100多米的岸边岩石为何呈褐红色?为考究其原因,2015年3月,马尾区社科联组织人员到金牌门采集标本,由杨东汉先生动手采集了褐红色岩石和附近正常的灰色岩石两种标本,再由昙石山博物馆首任馆长欧潭生亲自送至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化验,经科学化验与鉴定,得出结论:两件岩粉标本岩性和化学成分无区别,正常的灰色岩粉加高温500℃后变成褐红色。这证实了琅岐门褐红色岩石确经高温加热。由此说明,岸边这些褐红色岩石是古代人先在岩石上用柴火烧热,再灌水冷却,使岩石碎裂的办法开采石头,利用热胀冷缩原理的碎石法搬开延伸到江中的山岩,进行疏通河道、拓宽琅岐门。

  琅岐门何时碎巨石以拓宽江面、疏通河道?这要从琅岐门地理位置及福州港的历史去探索。

  闽江之水流至琅岐岛受阻,积成从亭江至琅岐岛宽数十里的江面,即琅岐港。琅岐港分二水东去,二水又称为南北两港。南港虽宽,中有积沙,大船无法通行;北港被琅岐凤山与连江桃源山夹峙,江面“夹立不及三百丈”,最窄处仅387米,南有金牌炮台、北有长门炮台护卫,史称琅岐门,此为进入闽江的主航道。

  福州古称东冶,为战国晚期至汉初闽越国都城所在地,闽越国的楼船曾经此北攻东瓯,南击南越,汉武帝也派楼船经此港灭闽越国。福州港有始于东汉之说,《后汉书·郑弘传》记载:“建初八年(83年),代郑众为大司农,旧交阯七郡贡献转运,皆从东冶汛海而至,风波艰阻,沉溺相系。”这说明了东汉建初年间的东冶港已成为我国重要港口,金牌门应是东冶港主航道。

  自《后汉书》之后至唐代的史书均无记载东冶港拓宽疏河之事,到了唐末五代才有甘棠港之说。《恩赐瑯琊郡王德政碑》和《唐故威武军节度使守中书令闽王墓志》记载闽王王审知开辟甘棠港。五代孙光宪《北梦琐言》记载:“福建道以海口黄碕岸,横石巉峭,常为舟楫之患。闽王、瑯琊王审知思欲制置,惮于力役。乾宁中,因梦金甲神,自称吴安王,许助开凿。及觉,话于宾寮。因命判官刘山甫躬往设祭,具述所梦之事。三奠未终,海内灵怪具见。山甫乃憩于僧院,凭高观之。风雷暴兴,见一物,非鱼非龙,鳞黄鬣(liè)赤。凡三日,风雷止霁,已别开一港,甚便行旅。当时录奏,赐号甘棠港。闽从事刘山甫,乃中朝旧族也。著《金溪闲谈》十二卷,愚尝略得披览,而其本偶亡,绝无人收得。海隅迢逆,莫可搜访。今之所集,云闻于刘山甫,即其事也。”福建道,官署名,在福州。福建道海口黄碕岸,即福州海口黄碕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