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试析林则徐的《第六十一号家书》

发布时间:2017-10-24 15:59:48  来源:福州晚报

试析林则徐的《第六十一号家书》

林则徐的《第六十一号家书》(局部)

  《林则徐全集》(海峡文艺出版社,2002年版)收录了23封林则徐家书。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馆藏《第六十一号家书》为其中一件,第六十一号指的是家书的编号。

  这封家书约1500字,作于道光二十五年三月初七日(1845年4月13日)夜,是林则徐在新疆阿克苏玉子满回庄写给暂留西安的家人。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十一月至次年九月期间,被流放新疆的林则徐赴南疆八城履勘地亩。此时,他正在往勘阿克苏之地。家书的主要内容为:指点如何托寄信件、探查京都四点信息、为汝舟所生之子取名、教导拱枢戒懒勤学、应尊重闻石老师等(王铁藩《林则徐两封未曾发表的书信——教子与驱夷》)。以下就其中的第五段和第七段的教子部分展开分析。

  一、表扬和鼓励儿子向学。林则徐谪戍伊犁时,三子林聪彝、四子林拱枢随行。他担心两个儿子学业荒废,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七月间先遣拱枢回到西安。林则徐先是表扬拱枢的文章有所进步,“枢官此次寄来文字,比前次却有进境,其字句累坠不清者固多,然遇题尚有生发,不至十分干窘,阅之颇喜。其先生批改处,虽亦未尽谛当,而路径却尚不错”。进而,鼓励儿子要发奋苦读,“前此贻误已久,果能从此发愤用功,苦心揣摩,则明年必可赚一青衿;再能勤读勤作,毫不分心,己酉科场大有可望”。“青衿”,明清时意指秀才;己酉指的是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林则徐希望儿子明年能考上秀才,并在己酉科场有更大的进步。他还引用刘建韶先生对拱枢文章的评价“字句虽未调适,而笔气却利场屋”。“场屋”意指科场,表达了对儿子的殷切期望。

  二、批评指正儿子。林则徐经过细心的观察,发现拱枢的文章系别人誊写,“至所作诗文,总须自写,乃阅所寄各篇,都是柴芳、云昭所写,此是先生改本,并非另录,岂竟全不自写,直令伊等代笔耶?”为此,他严肃地批评拱枢懒惰,“如此懒惰,即其不肯用功可知。独不思进场之时,亦能带伊来写否乎?年轻之人写字岂是难事?”

  他回忆自己以前读书时,每夜常背录三五篇文章,指出现在有人代抄读本,还不懂得知足,自己所作文章又叫别人誊写,难保所作的诗文也由别人代写。最后,他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道:“果有志向,首以戒懒为要,切切,切切。”

  三、要求儿子虚心向刘建韶先生求教。刘建韶(1785-1861年),字闻石,福建长乐人,道光十五年(1835年)进士,曾在陕西任知县、同知等职。林则徐与刘建韶“世家交谊”、“友情弥笃”。受林则徐之托,刘建韶经常为其子女督课学业。当时,刘建韶任临潼县令,离西安较近。因此,林则徐在信中专门交代拱枢:“闻石先生改文无出其右者,既拜为师,应将全篇一一另录,请其改削;其日课则不妨将已改者寄请批示,并须于其上省时,将所改之文请其面讲一番,才为得益。”之后,他还提出,希望这一年秋间聪彝回西安后,也向刘先生求教。

  从这封家书的部分内容可以看出,林则徐非常关心子女的学业。儿女们把诗文习作寄给父亲,他总会抽空指导,而且还委托友人悉心教导。他也曾写信鼓励长子林汝舟,具体传授读书作文之道,“尔敦行立志,向学不倦,将来成就当远且大。勉之!读书作文之道,其先当因类以求之……”他希望儿子从立志向学入手,讲究体会、积累,使读书明理实用,最终报效国家,成为有用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