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吴清源外祖父张元奇:因弹劾晚清大臣喝花酒而闻名

发布时间:2017-10-16 14:39:11  来源:福州晚报

吴清源外祖父张元奇:因弹劾晚清大臣喝花酒而闻名

  因弹劾当红大臣喝花酒而闻名

  清末,张元奇曾因一事闻名朝野,这就是1903年10月以御史身份弹劾权臣庆亲王奕劻之子、商部尚书载振喝花酒。

  奕劻是谁?赫赫有名!乾隆帝第十七子永璘之孙、曾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军机大臣,曾会办海军事务,1911年出任“皇族内阁”总理大臣。让中国人民恨之入骨的《辛丑条约》就是他代表清政府签订的,被公认为是慈禧面前第一红人,总揽朝纲。

  奕劻儿子载振(1876-1947年),仗着父亲的权势,14岁即赏头品顶戴,18岁选在乾清宫行走,19岁封为二等镇国将军。光绪二十七年十二月十二日(1902年1月21日),又被慈禧选中作为清廷赴英国致贺英王加冕的头等特使,并赏贝子衔(清皇室爵位第四等,仅次于亲王、郡王和贝勒),因此人称振贝子。之后又成为首任商部(后改为农工商部)尚书。当时一度认为是光绪帝之后新皇帝的候选人。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九月的一天,载振在北京东城有名的余园大宴宾客,他召众妓陪酒,其中就有他曾喜欢的谢珊珊。这谢珊珊为京城名妓,徐珂的《清稗类钞》曾载:

  “京师经庚子之乱,娼业大衰,(赛金花)乃集群鸨,为之手疏章程,斟酌社会情状行之。其所居与谢珊珊望衡对宇,一时亲贵,趋之如鹜。”

  余园席间,载振嬉谑无度,丑态百出。谢珊珊被灌得烂醉,以脂粉抹在时任商部右侍郎的福州老乡陈璧脸上,载振还为谢珊珊涂脂抹粉,助之以脂粉涂抹众官……

  十月初一日,御史张元奇上奏弹劾此事,这时距载振出任商部尚书才两个多月。

  高官大庭广众之下狎妓,不免有失官场体统,清廷下诏书对之严加申斥,“载振份属宗支,所管商部关系甚众。宜如何奋勉谨慎,一意奉公,何心娱乐游宴”,并告诫载振“尤当深加警惕,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载振万般无奈,一度呈请“开缺”。有记载说,上述诏书下发后,奕劻曾对振贝子绳以家法,罚其长跪,同时拒绝了许多人的说情,载振只好跪了大半天。

  《清史演义》第九十四回《倚翠偎红二难竞爽剖心刎颈两地招魂》对此有记:“却说农工商部尚书载振,系庆亲王奕劻子,他因庆王执掌朝纲,子以父贵,曾封镇国将军及贝子衔。自官制改更,把工部易名农工商部,就令他作为部长。一介贵公子,只可管领花丛,如何能主持实业?少年显达,倜傥风流,前时未任部长,尝悦妓女谢珊珊,招至东城余园侑酒,备极媟亵。御史张元奇曾专折奏参,说他为珊珊敷粉调脂,失大臣体。折上,留中,庆王心中似乎过不下去,令封闭南城妓馆,尽驱诸妓出京。莺莺燕燕,纷纷逃避,也算是红粉小劫,奈振贝子最爱赏花,遇着这般禁令,暗中未免埋怨。正是太杀风景。亏得境随时易,旧事渐忘,两宫宠眷,较前益隆。公子竟冠部曹,美人复来都下。”

  数年之后,载振包歌妓杨翠喜为二奶。另一位闽籍御史江春霖再次上奏弹劾,也再显闽人不畏权贵之硬气。(记者 刘琳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