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福州中秋节习俗

发布时间:2017-09-28 10:34:05  来源:福州晚报

  中秋节与仲秋

  中秋又称中秋节。《辞海》说:“中秋,阴历八月十五日在秋季的正中,故称‘中秋’。”韦庄的《送李秀才归荆溪》诗:“八月中秋月正圆,送君吟上木兰船。”因为“月正圆”,所以又称“团圆节”,与元宵节、端午节并称为中国传统三大节日。

  据《中国民俗辞典》说,中秋节,始于两汉时期,原在“立秋”日,北宋太宗年间,始定八月十五日为“中秋节”,有祭月、拜月、赏月、吃月饼之俗。“时夜市骈阗,通宵不散,闾里儿童,连宵嬉戏。”

  “月饼”亦称“小饼”,宋苏轼的《留别廉守》诗云:“小饼如嚼月,中有酥与饴。”明田汝成的《西湖游览志余》说:“民间以月饼相遗,取团圆之义。”清李钧的《月饼》诗曰:“团团制就掺椒盐,韵事人家一段添。记得儿时秋夜宴,榕南塔影认双尖。”月饼的制作很简单。清袁枚的《随园食单》说:“食之不觉甚甜,而香松柔腻,回味异常。”

  其次便是赏月。“赏月”,或称“玩月”。其时月亮东升,千家万户便于庭院中、楼台上,摆上月饼、柚子、芋头、花生等,一边赏月谈趣,一边小食生香。宋孟元老有《东京梦华录》记述其事:“中秋夜,贵家结饰台榭,民间争占酒楼玩月。”文人免不了要吟诗作赋了。如宋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宋代福州尚干有个叫林津龙的进士,他有一首《中秋同友坐月》的诗云:“清樽露坐客衣单,酒罢狂歌兴未阑。秋色一年今夜好,乡心万里九霄看。风吹玉笛关山怨,叶落金门天地寒。回首故园俄隔岁,小儿应解忆长安。”其表达了作者浓浓的乡愁。

  中秋节,有人写作“仲秋节”。有错!甚至有人以讹传讹,如《中国民俗辞典》说:“仲秋节,见中秋节。”其实,仲秋没有“节”。之所谓“仲”者,是“第二”的意思,阴历的秋季有三个月,第一个月为“七月”,第二个月为“八月”,第三个月为“九月”。“八月”是秋季的第二个月,倒是可以称“仲秋”,但它有30天(或29天),哪一天才是“仲秋节”呢?庸人多事,喜欢多写几个笔画,却是笑话。

  摆塔与拜塔

  《辞典》说,塔是中国古代“佛塔”的简称,俗称“宝塔”,源自印度。既称“宝塔”,自然重点在于“宝”。所以“摆塔”也称为“摆宝”。

  “摆塔”,当然应该有象征着财富的“宝塔”。此外还应该有种着秧苗的盆景和其它的古董玩物,如泥偶、剧偶、小时钟、玉如意、珊瑚树、小桌椅、小兵器、小房屋等,不一而足。缙绅富豪之家,更是争奇斗巧,独出心裁,或布设鳌山,有丘、有壑、有田野、有城郭。田间有桔槔,井上有辘轳,皆能活动。或排设小大观园,如有怡红院、潇湘馆等等,亭台楼阁,应有尽有。这叫摆鳌山。其中以三坊七巷里的闽山庙为最。清廖毓英的《闽山庙鳌山》诗云:“分棚士女各东西,火树银花照眼迷。莫道闽山看不见,六鳌驾出五云齐。”

  摆塔也好,摆鳌山也好,皆敞开大门,灯烛辉煌,欢迎路人驻足参观。参观的人越多,主人就越高兴。福州本土作家张传兴、民俗专家方炳桂等生前曾致力于传承“摆塔”的风习,连续好几年,在福州大饭店的一层大厅里展示,获得一片赞许。

  据说,“摆塔”是福州特有的中秋风习,清陈徵文的《乡俗杂诗》写:“三尺浮图对画帘,如拳罗汉亦庄严。年年点缀中秋景,盘果瓶花几席添。”

  北方中秋多有拜月的风习,特别是女人,对月暗许心愿,多有灵验。但福州则多有拜塔之举。清董平章《八月十四日写怀》的诗注说:“闽俗中秋夕,寺僧于塔上张灯,人家儿女亦设土木小塔,香花供佛,群罗拜,称为礼塔。”清刘存仁也说:“吾乡中秋,儿童俗尚拜塔。”拜塔的诗很多,如清杨庆琛诗曰:“双影浮图泻月波,菩提沙数比恒河。一声弟子一声佛,齐唱儿童拜塔歌。”清杨维屏亦有《中秋拜塔词》曰:“金铃银烛影周遮,儿女宵分供藕瓜。争祝爷娘增福寿,舌尖齐卷妙莲花。”

  守月华和观塔灯

  《五杂俎》说:“人言八月望有月华,或言夜半,或言微雨后,或言不必八月,凡秋夜之望俱有之。或言其五彩鲜明,旁照数十丈,如金线者百余道;或言但红云围绕之而已。”于是大家彻夜守在院子里,等着拾月华。如拾到月华,你想要什么,便变出什么来。清林祖焘在《望月华》的一首诗后也自注曰:“八月十五夜,妇女辄更深坐月。盖闽俗相传,月之华光,每岁于此夕下坠一次,得望见者。叩祷百事,无不如愿。”他的诗曰:“两两三三痴儿女,画廊待月夜迟迟。风清露冷应忘倦,必要祥光下坠时。”

  守月华虚无缥缈,但观塔灯却实实在在。清王式金在《梦竹斋诗草》里说:“中秋夕,左万岁塔,俗呼白塔;右坚牢塔,俗呼石塔。灯火万枝,双擎天半。”他有《福州竹枝词》说:“东西对峙两浮图,齐插云霄势不孤。多少游人携手看,万枝灯火照城隅。”清陈赓元的《中秋步月登邻霄台》诗曰:“最好今宵薄雾收,喜从佳节往寻幽。十分明月行天净,数点寒山隔水悠。漏尽更残双塔火,夜深人踏一峰秋。攀萝直到邻霄上,绕地香风卷路头。”还有清郑琮的《榕城竹枝词》曰:“杨柳腰肢弱不胜,三三两两戏相凭。拜将白塔兼乌塔,仍看街头瓦子灯。”最奇特的是远在洪塘江心的金山塔亦有塔灯辉煌。有明曹学佺《泛舟江上观塔灯》诗曰:“浮邱塔夜放花灯,江上看时倍几层。向月金茎承沆瀣,中天玉柱势凭陵。绕枝鹊骇珠弹落,照水犀燃宝藏兴。舟子亦知功德事,指予回顾两三僧。”(林国清 林荫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