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嘉庆帝师章朝栻

发布时间:2017-09-19 11:14:48  来源:福州晚报

嘉庆帝师章朝栻

章朝栻

  2017年7月,连江县凤城镇章氏宗祠内惊现清同治十年(岁次辛未,1871年)创修的《章氏族谱·分谱》,谱载,“第十九世朝栻公传”:“朝栻公乃十八世奕淮公之长子也……二十三岁乾隆四十五年联捷进士,得国子监典簿,(晋)太子太师……”因章氏总谱毁于抗战时期,此分谱问世弥足珍贵,“片纸能缩天下意,一毫可画古今情!”清代太子太师从一品,爵尊位崇,《左传·昭公元年》云:“国之大臣,荣其宠禄,任其大节。”

  金榜题名

  章朝栻(1757-1811年),字端应,号倣轩,乾隆丁丑二十二年(1757年)十二月初九诞生于连江县名闻乡贤义里松岭(今丹阳镇松岭村),世代书香门第。章家在北宋末年自闽北浦城县迁徙至连,第十四代章鼎始发迹,以道德文章闻名邑内,后辈英才迭出,科甲蝉联。朝栻曾祖延简中举人,祖父联芳廪生(秀才),父济美为太学生,弟朝枢中举人。章朝栻“自幼勤学,聪明过人,博览群书,经史子集无所不通,文章书法冠绝当时”(《章氏族谱·分谱》)。

  清乾隆四十年(1775年),朝栻年十八,补博士弟子员(秀才)。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朝栻年二十二,乡试中举。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朝栻年二十三,赴京会试联捷进士,被钦定二甲赐进士出身,金榜题名,多年苦读终于迎来一段人生幸福时光。

  章朝栻的试卷工笔秀润,精妙绝伦,且引经据典,淋漓胸臆,渊博的学识博得阅卷宿儒翘首点赞。还没等他喘口气,旋参与开选庶吉士,这是迈入仕途经济的节点。腹有诗书气自华,章朝栻一路过关斩将,入庶常馆,“庶吉士始进之时,已群目为储相”,成为学政朱珪的门生。

  嘉庆帝师

  三年过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庶吉士章朝栻又要“大考翰詹”。这是一项清廷针对翰林院和詹事府官员治懒治庸的专门考试,有诗有论(策论),史论题目往往与时政紧密相关。章朝栻坦然从容,对考题中844个字的策论概括为治国、治民、治河、治兵四大要点,内容翔实,敢言他人所不敢言,切中仁政爱民之宗旨,被列为二等,不仅顺利过关,还“越次简用”被任命为国子监典簿。翰林院(包括詹事府、国子监)等衙门的官员被美称为“玉堂客”,宋代诗人梅尧臣诗“欧阳始是玉堂客,批章草诏传星流”。苏轼诗,“到处聚观香案吏,此邦宜著玉堂仙”,可见时人对此职位的艳羡。

  章朝栻在国子监以其人品和学识博得太学生的感佩,乾隆帝将他改授詹事府主簿,担任皇子爱新觉罗颙琰(清仁宗嘉庆皇帝)的老师。章朝栻平日以杜甫“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自诩,讲授“四书五经”,常借题发挥,切盼其整肃吏治,仁政爱民,成为尧舜式的“明君”,对嘉庆帝颇具影响。

  嘉庆对恩师也青睐有加。他登基后曾驾临翰林院,赋诗二首,其一云:“翰苑储才薮,辉腾魏阙东。溯源探学海,继志正文风。日启仲卷首,年占甲子同。立身勋修业,献赋漫程功。暖挹林暾煦,光分楼雪融。书帷夙执礼,辅相弼余躬。”诗中写到两人,一是皇考乾隆帝,一是老师朱珪,也表示对其他老师如章朝栻等的尊崇。

  嘉庆即位后,章朝栻协助惩治巨贪和坤一案,随即任经筵讲官,出入宫廷,和仁宗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担任《高宗皇帝(乾隆)实录》修纂官。亲属家眷获皇上封赠恩荣。民国版《连江县志》载:“祖父章联芳以孙朝栻貤赠文林郎詹事府主簿加一级妻林氏貤赠儒人;父亲章济美,嘉庆元年以子朝栻封文林郎妻林氏赠儒人嘉庆四年晋封儒林郎妻晋赠安人;叔祖章春起,嘉庆四年以侄孙朝栻貤赠儒林郎詹事府主簿加二级妻林氏貤封安人。”

  “闽省志乘一代方家”

  章朝栻为人仁厚,侠肝义胆,不摆官架子。同乡举人王文周,因家中贫困,到京城投靠,数月后病故。章朝栻笃信情谊,放弃升官机会,为料理其丧事而告假,并千里迢迢护送灵柩回连江,在京都与连邑传为美谈,有口皆碑。

  嘉庆九年(1804年),章朝栻以父逝回乡丁忧,嘉庆帝御书“大夫第”匾相赠。从此,他再也没回到京师。仕途的蹭蹬迫使他效法先师孔子转向儒林文苑,凭借精湛之学术,在杏坛大显身手,游刃有余。连邑凤城“鳌江书院”年久失修,破败不堪,他带头捐资,群贤跟进,书院焕然一新,他撰写鳌江书院重建碑文。从此鳌江书院、福州鳌峰书院、崇安(武夷山)书院三尺讲坛上活跃着他忙碌的身影,奖掖后进,培育莘莘学子不遗余力。

  连江知县李菶慕名聘他总纂《连江县志》(十卷),胞弟朝枢聘为分辑。翌年10月(1805年),《连江县志》付梓,李菶在嘉庆版《连江县志·序》写道:“而士大夫致仕家居者又龂龂辈出,请设局于鳌江书院,延宫詹章倣轩入主斯席,而以次赞襄之。书成开帙,千百年来之掌故与六十余载之见闻,灿若繁星,而复丝联绳贯。”嘉庆版《连江县志》是连江县继乾隆版之后硕果仅存的地方志,为历代史志家称道。

  继后,章朝栻赴崇安书院任主讲,闲暇纵情武夷佳山秀水,品赏大红袍佳茗,啸傲吟咏,飘飘然仙风道骨。咏大红袍五绝:“多者馈盈箱,少或进数片。询其价几何?卑之亦一捐。”此诗收录《清高宗皇帝实录·首卷五》。他的博学多闻,文采飞扬,崇安知县魏大名慕其“为文不假思索,下笔千言,而英采颖发”,聘请他编修《崇安县志》。章朝栻不畏辛劳,下乡搜集史迹典故,广征博取,不耻下问,加以考证与辨伪,去芜存菁,既不悖传统,又不因袭守旧,注重创新,体例详备,矻矻竞竞,被誉为“闽省志乘一代方家”。《崇安县志》十卷是一部鸿篇巨著,为后人提供了崇安县从宋淳化五年(994年)建县至清朝的历史沿革和地域风貌等史料。其间,他还为长乐等县编辑方志,呕心沥血为保留地方文献资料厥功至伟。

  赴任济南知府

  在章朝栻赋闲七年之后,仁宗皇帝眷念其恩师,下诏章朝栻任山东济南知府(正四品),他欣然赴任,课农桑、兴水利、平粮价、治豪强,百废俱兴,政绩卓著,深得民心,惜卒于任上,享年55岁,生前著述除《连江县志》《崇安县志》《长乐县志》外,其余《枕山斋集》《越吟集》《匏系集》《武夷集》等皆散佚不存。

  章朝栻逝后九年,清仁宗嘉庆皇帝也猝然崩于热河行宫。仁宗在位25年,史家论曰:“仁宗初逢训政,恭谨无违。迨躬莅万几,锄轩登善。削平逋寇,捕治海盗,力握要枢,崇俭勤事,辟地移民,皆为治之大原也。诏令数下,谆切求言。而吁咈之风,未遽睹焉,是可嘅矣。”嘉庆以降,国势由盛而衰,内忧外患,但章朝栻与朱珪一道在仁宗身边十余载,经筵日讲,朝乾夕惕,将儒学奉为立身治国之圭臬,可谓尽职尽责。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章朝栻是千年古邑连江仅出的一位帝师,值得后人景仰与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