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陈兴桂:让苏维埃的旗帜飘扬在连江大地

发布时间:2017-09-19 11:14:48  来源:福州晚报

  最近登门拜访革命烈士后代,与他们聊天时,记者总会听到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位革命先辈的名字——陈兴桂。

  陈兴桂,原名陈懋章(茂章),亦名陈馨桂,1906年10月12日出生于连江马鼻玉井村一个农民家庭。他从小天资聪颖,读书过目难忘,尤其是一手毛笔字出神入化,备受陈家长辈疼爱。

  《播火者·中共党史上的福州人》系列报道

陈兴桂:让苏维埃的旗帜飘扬在连江大地

陈兴桂

陈兴桂:让苏维埃的旗帜飘扬在连江大地

陈兴桂同志故居——马鼻玉井存耕堂 张振英 摄

陈兴桂:让苏维埃的旗帜飘扬在连江大地

陈崇三家里珍藏着其父亲的烈士证明书。

  扩版宣传红色文化福州晚报值得称道

  陈兴桂育有二子,长子陈崇一,曾在部队服役,现已病故;次子陈崇三,今年83岁,曾支边新疆17年,因长年的野外工作以致落下病根,现退休在家休养。

  记者采访其他烈士后代时,就曾听说陈崇三老先生最近身体不好,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拨打了他家电话。因当天陈老先生身体欠佳,其大儿子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待其父亲身体好转后再接受采访。

  第二天下午2点半,记者接到陈老先生的电话后,立即登门拜访家住福州大学沁园新村的陈老先生。见记者前来,驼着背的陈老先生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艰难地从客厅挪到家门口,热情地将记者迎入屋内,“这几期的福州晚报文史副刊,我都看了,办得很好,专门扩版宣传红色文化,值得称道!”

  “目前,记载我父亲生前革命活动的史料很少很少。我母亲曾先后两次从连江到福州寻找父亲,也均未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陈老先生指着身旁一沓写着密密麻麻批注的复印资料,吃力地告诉记者,“退休后,我论文也不写了,四处奔走,专注寻找父亲的点滴足迹。这些资料都是我从新疆回福州后,通过实地走访、寻找当年历史见证人以及从党史、档案等部门获取的重要史料整理而成的,其中一篇与连江县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吴用耕先生合作撰写父亲陈兴桂的文章还入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写的《福建英烈传略》。”

  随后,他还从屋内搬出其父的烈士证明书、当年的会议记录等珍贵的史料,两眼噙着泪花,用质朴的语言,深情地回忆起当年其父与战友们并肩战斗的峥嵘岁月……

  经人介绍入党

  后任柴井医院支部书记

  陈兴桂曾在三一学校就读,后来到英国人办的教会学校——福州协和中学读书。1925年7月,陈兴桂中学毕业后到福州柴井医院当男护士。男护士待遇菲薄,工作艰辛,还经常被外籍医师逼着加班加点。

  这年,大革命浪潮波及福州。9月,福建学生联合会成立了“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组织教育界爱国青年学生反抗帝国主义文化侵略。陈兴桂满怀激情地参与这一斗争,并得以结识共青团福州地委书记方尔灏。方尔灏对陈兴桂的聪颖、机敏印象极深,随即把《共产主义ABC》《共产党宣言》《向导》等马列主义书刊借给陈兴桂阅读。

  1926年3月,经方尔灏介绍,陈兴桂加入共青团组织;同年10月,经福州地委批准转为中共正式党员。

  此时,国民革命军北伐军挺进福建,北洋军阀的统治摇摇欲坠,陈兴桂秘密地在柴井医院进步的中籍医生、护士、工友中宣传中共救国救民的主张,宣传反帝反封建爱国思想。经过数月的物色、培养,他发展了数名看护生入党。

  此时,中共福州地委认为柴井医院建党条件已成熟。11月间,柴井医院党支部成立,由陈兴桂任支部书记。

  回到故乡

  犹如虎归深山

  连江马鼻是陈兴桂的故乡,他迫切希望能让故乡人民早日摆脱受压迫受奴役的苦难。他的想法得到了方尔灏的赞同,批准他回连江开展革命活动。短短一个月时间,他就培养了10多个农运骨干,成立了农会组织,又发展林官棫等青年农民入党,成立了中共马鼻党小组。

  鉴于闽东地区经济落后,交通闭塞,为便于马鼻党团组织与福州地委之间的联络,陈兴桂决定在东川设立秘密的福州(闽中)水上交通联络站,负责从海上递送情报等。交通站从东川向北延伸至福鼎县的店下、筼筜,向南延伸至长乐县的厚福、福清县的海口,成为福州党组织与各县县委、红军之间联络的海上通道。

  1927年4月3日,国民党右派在福州发动反革命政变,疯狂逮捕屠杀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福建各地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福州党团员剩下不足20人,而陈兴桂由于机警并且是秘密工作,他所领导的连江、马鼻党团组织及交通站与东川、马鼻农会组织均未受到破坏,并及时转入地下活动。

  1927年底,中共福建临时省委和福州市委相继恢复组建,陈兴桂躲过军警的搜捕,与市委接上关系。随即由设在厦门的福建临时省委派往闽中、闽南地区开展工作。1930年春,经市委同意,他回到马鼻从事地下活动。

  马鼻沿海地区被国民党海军陆战队所盘踞。驻军以筹饷为名,强迫农民种植鸦片,规定种植1亩,收烟捐10元,不种者以20元科罚。农民对被迫种烟怨声载道。1932年春,各区奉令加征烟苗捐,上等、中等的每株铜圆3片,下等的每株铜圆2片。陈兴桂因势利导,发动党员在玉井、横厝、浮曦、半田下、赤石等村组织“农夫会”,宣传贫苦农民团结斗争的重要性。广大农民早就不满驻军的横征暴敛,一处点火,四方呼应。陈兴桂还以码头工人、渔民为核心,组织起“贫民互济会”,专门负责救援因参加斗争而遭难的革命者及其亲属,会员一度发展到130多人。

  1932年4月间,马鼻“贫民互济会”在陈兴桂召集下,定期开会,组织会员与地主豪绅算账,没收地主豪绅的粮食、财物,分给贫苦农民、渔民,大家无不拍手称快。

  一次,地主豪绅请来海军陆战队两个排,开到马鼻强行征税。陈兴桂得知消息,推选50多名身强力壮、会拳术的“贫民互济会”会员一早汇集码头,将下船的海军官兵团团包围起来,一顿拳脚,把他们打得抱头鼠窜,还抓获了一个排长,后经当地陈氏族长出面说情才放行。从此,海军陆战队队员不敢轻易在码头上岸,也不敢随意闯进农民家课捐勒税了。

  同年5月,马鼻请来福州一个戏班子演戏,透堡民团团董(地主民团团长)在看台上耀武扬威,欺压农民。陈兴桂使个眼色,十几个“贫民互济会”会员一拥而上,将团董揪下痛殴至求饶为止。这下子煞住了地主豪绅的凶焰。

  领导工农游击斗争

  让苏维埃旗帜在连江飘扬

  由于地主与农民的阶级矛盾日趋尖锐,连江县党领导的工农游击斗争已迫在眉睫。

  1932年5月15日,福州中心市委作出决议:“连江、福安两县马上将游击队组织起来,在农村中进行解决反动武装,帮助及发动农民起来斗争,要在这样的斗争当中,去创造新的苏维埃区域。”市委派魏耿等人到马鼻与陈兴桂商讨建立工农游击队事宜。

  1932年5月,中国工农红军闽中游击第一支队在东川报国寺成立。福州中心市委任命陈兴桂为第一支队政委,队员20人。陈兴桂带着游击队员出没在东川、透堡、馆读一带打土豪、除劣绅、分粮食,还带队打下罗源县新澳海关,击毙国民党的海关主任,缴获枪械多支。

  1933年2月,福州中心市委决定各县委创办党刊党报,在各阶层群众中宣传党的主张,宣传红军反“围剿”取得的胜利,以扩大党的影响。连江县委决定创办《阳光周刊》,由陈兴桂任主笔。几天后,第一期《阳光周刊》出版,第一版赫然刊载连江县委文告:“成千上万的贫苦农民像潮水般涌进共产党队伍里来!”这个出自陈兴桂手笔的文告号召农民加入游击队,实行抗捐抗税,创建苏维埃红色政权。连罗两县到处张贴着《阳光周刊》,弄得国民党连江县长坐立不安,海军陆战队也胆战心惊。县城不到天黑就关紧城门,唯恐游击队进城。

  1933年10月,连江县委升为中共连江中心县委,辖连江、罗源两县及长乐、闽侯部分地区,由陈兴桂任中心县委书记。为迎接土地革命的战斗风暴,中心县委决定在长龙山面区根据地洪塘村将原中国工农红军闽中游击第一支队和闽东工农游击第九支队、第十三支队整编为闽东工农游击第十三总队,由杨而菖任总队长兼政委,下设三个支队,陈兴桂兼任第一支队支队长。10月19日,整编后的闽东工农游击第十三总队由杨而菖、陈兴桂率领进攻透堡镇,素称“骁勇善战”的地主民团一触即溃,游击队兵不血刃,解放透堡,缴枪14支,当即宣布实行土地革命,成立透堡区、乡苏维埃政府。

  1933年11月,十九路军发动“福建事变”,国民党海军陆战队龟缩回三都、马尾军港,连江防务空虚。陈兴桂抓住这一大好时机,号召全县农民起来总暴动,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消灭民团,创建苏维埃,实行土地革命。短短几天时间,闽东工农游击第十三总队以势如破竹之势,接连攻下筱埕、坑园、晓澳、黄岐等大乡镇,苏维埃的旗帜在连江大地上飘扬。连罗两县有20多万人口分到了土地,实现了“耕者有其田”。

  透堡攻下后,马鼻成为封建地主的大本营。国民党马鼻区区长陈少轩、民团团长陈利元搜罗周围区乡的逃亡地主,收编粗芦的陈学雁土匪帮,扩充了民团势力,反动武装合计有200多人。敌人仗着人多势众,经常骚扰袭击苏区。县委决定由杨而菖、陈兴桂、梁仁钦三人负责指挥游击队、各区赤卫队,在1万多名群众配合下分水陆两路进攻马鼻,拔除敌据点。

  12月31日晚上,陈兴桂身先士卒,带着游击队员出击北门,不幸的是,杨而菖在攻坚战中壮烈牺牲。陈兴桂怒火填膺,指挥队伍拿下敌人盘踞的巢穴——厚裕米厂。这一仗,消灭敌人200多名,活捉国民党马鼻区区长陈少轩、区党部主办陈常华、民团总团长陈贞元、匪首陈学雁等,随后迅速成立了马鼻乡及横厝、辰山、玉井、南门等村苏维埃政府。

  商讨接应红军攻城时落入宪兵特务魔掌

  1934年4月上旬,福州中心市委机关被国民党宪兵四团破坏。6月,经陈兴桂主持的福州闽东交通站护送,时任连罗中心县委书记林孝吉等抵达福安柏柱洋,与福安中心县委召开联席会议,成立中共闽东临时特委。

  闽东临时特委决定派遣陈兴桂率人潜入福州,任务有三条:一是寻找隐蔽在福州的原福建临时省委军事部长陈祥榕,伺机接上关系;二是刺探收集国民党军队情报,提前向特委通报;三是采购红军急需的医疗卫生用品。此时,福州中心市委原书记陈之枢等叛变投敌,正带着宪兵在城内搜捕共产党员。陈兴桂避开特务的跟踪,在南门兜“快乐居”茶室与陈祥榕取得联系。

  同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奉令进攻福州城,陈兴桂等人在商讨接应红军攻城时不幸落入宪兵特务的魔掌,关押于军法处大牢。在狱中,陈兴桂任凭敌人严刑逼讯,痛斥陈之枢等叛徒劝降的卑劣伎俩,于1934年8月中旬与陈祥榕等9位共产党员在福州英勇就义,时年28岁。

  (参考文献资料:吴用耕《连江革命史》、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福建英烈传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