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盲”头属鸡 “盲”尾属鸭

发布时间:2017-09-05 10:33:48  来源:福州晚报

  明嘉靖年间,倭患最为猖獗。有一段时间,倭寇经常隔些天就来侵扰福清海口城。因此,守城将士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战斗。因为得不到充分休息,再加上天气炎热,将士们相继病倒了。守城任务就变得更加艰巨了。李乡绅看在眼里,心忧不已:如果没有这些将士冒着生命危险保卫海口城,海口的百姓怎能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知恩图报,善莫大焉。可自己该怎么替守城将士分忧呢?于是,一向是拥军模范的李乡绅就开始想办法。

  想了半天,李乡绅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号召城里的民众,都来替守城官兵分忧解难,保城卫家。于是,在民众的大力支持下,李乡绅挑选了一些青壮年组成了一支民防队,他亲自担任民防队队长。一个姓张的财主见有官可当,就自告奋勇加入,李乡绅就任命他为副队长。接着,李乡绅就带着张财主去见镇东卫的指挥同知,请求让刚成立的民防队接替晚上带病站岗的将士们。指挥同知说:“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保护海口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是我们将士的责任,我们怎能让你们跟着受苦呢?虽然暂时遇到了困难,但是我们会克服的。”

  李乡绅动情地说:“将士也是血肉之躯,也有疲惫的时候,如果再这样坚持下去,病倒的将士会更多,战斗力也会大幅下降。如果失去了你们的保护,我们还能安居乐业吗?您就答应我们吧。您别担心,我们一定会为自己的家园站好岗。”这时,当了副队长的张财主也附和着:“这只是暂时的举措。就算我们几个晚上都不睡,跟你们比起来,我们是谈不上受苦的。请相信我们吧。”见李乡绅和张财主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指挥同知也就同意了。

  傍晚,李乡绅和张财主商量带队的问题。李乡绅说:“今天上半夜由我带队,下半夜换你带队。”张财主也同意了,很幽默地说:“好,没问题,就这么定了。我属鸡的,下半夜是特别有精神的。”

  到了下半夜交接班的时候,李乡绅去喊张财主值班,见他还躺在床上睡得香,喊他起床,他翻了个身,嘟囔着说:“人家打麻将都打到快半夜了,困死了,还值什么班?去去去,别吵我。”李乡绅说:“你说话怎么不算数呢?这是大事,不是儿戏啊!你是副队长,要以身作则呢。何况,你在指挥同知面前也做了保证。”见张财主又睡了,李乡绅就在他耳边学着公鸡“咕咕咕”地叫了几声。可是,任你怎么叫,张财主不起床就是不起床。李乡绅有点生气了:“你看看,还说自己属鸡,下半夜很精神。这个时辰,鸡都快要叫了,你却……”张财主很不耐烦,手捂着耳朵说:“从现在开始,我不属鸡了,我改为属鸭。嘎嘎嘎,鸭子就不要早起床了。”说着,张财主把头缩到被窝里,又睡着了。

  李乡绅真拿他没办法,就把自己的儿子叫起来值班,同时解除了张财主的副队长职务。

  后来,“‘盲’(注:福清话‘盲’的意思是‘夜晚’)头属鸡,‘盲’尾属鸭”这句口头语就在海口传开了,它用来形容说话或做事不守信誉、反复无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