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福清发现摩尼教经典科仪文本文物

发布时间:2017-06-19 10:37:24  来源:福州晚报

  最近,在福清市高山镇,发现了大量摩尼教经典科仪文本,数量惊人,达到三十五本之多,而且还有心授口诀等少部分文本尚在整理之中。

  这是继上世纪初发现敦煌莫高窟摩尼教残经后一百多年以来,我国发现摩尼教经典科仪文本数量最多的一次,而且其还保留了最全面、最完整的历史风貌,堪称“福州史学界重大发现”。

福清发现摩尼教经典科仪文本文物

摩尼教文本资料

  家藏“金矿”

  这些科仪文本持有者为福清散居道士施孟铧,其为道士世家,至少已传十代,他是第八代传人。这些摩尼教文献是施家独有的作为子孙继业传承的道士科仪典籍传家宝,秘不示人,概不外传。文本全部原汁原味世代相传。其中,只有少量文本,因在文革期间埋藏在地窖和墙壁夹层,取出后发现霉变,又原样认真重抄,并经反复校对,没有差异。

  施孟铧说,他的祖辈反复交代,这些摩尼教文献皆为先祖在福州乌山脚下施氏聚居地附近的一个明教庙宇学道所得,带回福清老家后世代传承。福清原是福州郊县,相距不是很远,他的爷爷、父亲等人,曾多次到乌山附近寻根,均未如愿。过去,他虽然知道这家传的道场科仪典籍与众不同,而且有不少是外文的音译文字,比较珍贵,但不知里面蕴含着非常重要的文物价值,更不知自己是守着一个摩尼教文化世界级的巨大“金矿”。

  一脉相承

  作为世界摩尼教遗存的唯一庙宇,福州浦西福寿宫拥有摩尼光佛脱胎塑像、元宝炉、香炉、古画、古联等珍贵文物,但摩尼教科仪典籍失传。2003年和2004年,笔者陆续发表关于浦西福寿宫为摩尼教遗存庙宇的论文,开启了新世纪摩尼教重大发现的先河,引发国内摩尼教研究和发现热潮,福建获得的成果最多。其中,宁德霞浦上万村发现了十多部摩尼教科仪经典文本,填补了史上摩尼教盛行的沿海地区摩尼教文献遗存的空白,也为浦西福寿宫充实了重要的文献资料,为其摩尼教遗存庙宇属性的推论,画上圆满的句号。经中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确认,它被誉为近百年来摩尼教经典文物的重大发现,轰动了中外史学界。霞浦的重大发现,也与福州浦西福寿宫密切相关,其证实福建摩尼教领袖霞浦人林瞪,就是该宫奉祀的主神“度师真人”。福州是全省摩尼教的传教中心,林瞪长期在福州居留并显灵发迹,福寿宫很可能就是当时全省传教中心的住地,全省摩尼教科仪典籍的文献从这里发源,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为了寻觅失传的摩尼教科仪典籍和失联分庙,浦西福寿宫管委会肖家铨主任会同笔者等人,根据线索在闽侯、连江和台湾等地,先后找到三家福寿宫的分庙,但都没有发现科仪典籍。而且,线索里大陆还有一家施姓传人建的分庙尚未找到。在福寿宫附近,古时有个施厝里,居住着施姓二十多户人家,因为失火,所有房屋化为灰烬,全部外迁,只留下历史地名。其中一家迁到台湾,在台北建有分庙,不久前曾回来寻根谒祖。施孟铧的远祖在这里,或许跟这里曾经居住过的施姓人有关。

  今年初,肖家铨在微信里发布有关摩尼教的文化信息,忽然遇见一个陌生人,他就是福清高山的施孟铧。于是,两人相约见面。施孟铧来到浦西福寿宫一看,就立即确认,他的先祖就是从这里学道,然后把那些摩尼教科仪典籍传回家乡。这里地理位置很对,而且邻近旧时施氏聚居地,跟先祖世传的完全吻合。最为神奇的是,他世代使用的请神经书《蒙山科仪》,所请的张、赵、马、李、王五位天君的法号及对应方位和所持法器甚至纹饰,与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差异,唯独与浦西福寿宫一模一样,不差分毫,一脉相承,确认无疑。于是,他无偿献出了施家世代珍藏的全部摩尼教科仪典籍供研究之用,并受聘为浦西福寿宫摩尼教非遗文化传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