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庐隐与挚友石评梅

发布时间:2017-03-20 16:09:46  来源:福州晚报

庐隐与挚友石评梅

  福州近现代三大才女之一的庐隐(1899~1934),曾冒险为革命先驱李大钊同志收尸掩埋,令国人感动;但她与山西平定籍革命女作家石评梅(1902~1928)的深厚友谊,却鲜为人知。

  今已成为文物建筑的高君宇、石评梅墓,分别建于1925年和1929年,坐落在北京陶然亭公园石桥南锦秋墩的北坡前。高君宇与石评梅的革命爱情故事,曾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年男女,这很大一部分应归功于石的挚友庐隐。

  庐隐:婚姻不顺

  黄庐隐一生婚姻颇为不顺,自喻“是一朵为爱永不低头的野蔷薇”。她先是执意要嫁给姨母的穷亲戚林鸿俊,母亲力玉华只好拿出两千元钱,托人出面赞助林鸿俊完成高等教育学业。后来由于鸿俊是个守旧的知识分子,这与思想进步的庐隐水火不容。后在庐隐的坚持下,双方解除了婚约。

  茅盾(即沈雁冰)说:“五四时期的女作家能够注目革命性社会题材的,不能不推庐隐是第一人。”1923年,庐隐与使君有妇、热心公益的同乡郭梦良(1897~1925)以“同室”名义结婚。虽然郭梦良是北京大学哲学部的高才生,庐隐之母受不了他人对其母女的冷嘲热讽,因此为反对女儿的婚姻自主而气死。两年后,郭梦良英年早逝,使庐隐悲痛欲绝。郭给她留下了一个不满10个月的女儿郭薇萱。1927年,庐隐一度担任北京市立女子第一中学校长;后回母校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的附属中学教书,与好友石评梅成为同事。1928年3月3日,庐隐与小她8岁的四川成都人李唯建(1907~1981)相识。李是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学生。他们俩从相知到相爱再到结合的婚恋过程,在当时已是惊世骇俗,但两个人过得很美满。1932年6月,他们俩的女儿李瀛仙出生了。不幸的是,1934年5月13日,庐隐因难产去世。

庐隐与挚友石评梅

  国人对庐隐的早逝深感惋惜,但还有比她更早陨落的文坛女星,即是她的闺蜜石评梅。

  1928年至1929年,庐隐的不幸再次接踵而来。1928年9月30日,石评梅因患急性脑膜炎猝然亡故;翌年,爱她的长兄黄勉也相继走了。尤其是评梅的离去,令她深感生命之脆弱与无奈。她亲眼目睹这位曾经朝夕相处的挚友咽气,抱着评梅的遗体放声痛哭。石卒后,庐隐先写了《石评梅略传》,后又将高君宇和石评梅的生死恋情,写成长篇小说《象牙戒指》,替好友“留个永久的纪念”。石评梅:才艺双全

  石评梅小名元珠,自幼聪慧,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女性。其父石铭,与庐隐之父黄宝瑛一样,也是清末举人。他是女儿的启蒙老师。他的门生,就有后来成为山西省最早的共产党员高君宇。不过,当时君宇并不认识老师的女儿。

  1919年,石评梅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体育系。此前,因其父放心不下远离老家的女儿,辗转委托尚在北京大学就读、又在外交部挂名的吴天放照顾。不料,二人擦出了爱情的火花,给美丽的评梅带来了终生的伤害。因为涉世未深的姑娘,不知天放亦是使君有妇,并且已有两个孩子,令评梅感到自己“生命的花,已被摧残了!”从此,她畏惧接受新的恋情,开始专注于自己的文学创作。石评梅在毕业前,与国文科预科的庐隐相好,两个人经常互诉衷肠。当1923年庐隐与郭梦良赴沪结婚时,评梅在送行时对庐隐说:“你胜利了,我真不如你!”

  1921年秋,石评梅与高君宇相识于北京的“山西同乡会”,从此互有好感。但高心存“隐痛”:因15岁时其父包办婚姻,他抗争未果而离家出走。1916年考入北大英语系后,逐步走上了革命的道路。1924年6月5日,高君宇回乡与名义上的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高矢志不渝地追求石,石总是以冰雪友情对待之,但高爱石无怨无悔,体谅她的独身素志。石给高的信中说,“我们可以做以事业度过这一生的同志”,她可做高的“唯一知己的朋友”。高则告诉石:“我是有两个世界的:一个世界一切都是属于你的,我是连灵魂都永禁的俘虏;在另一个世界里,我是不属于你,更不属于我自己,我只是历史使命的走卒。”

  1925年3月5日,高君宇因过度劳累,病逝于北京协和医院。高卒,使石评梅痛悔交加,她昏厥了几次。3月29日,高的追悼会举行,邓颖超等百余人参加,石被庐隐等劝阻未出席,但会场正中悬挂着石抄录高君宇自己题写在相片上的诗等。5月5日,石评梅与友人将高君宇葬在陶然亭畔。此后,石常到高墓前,抱着墓碑泣诉。

  石评梅生前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尤以诗歌见长。在其生命的最后几年中,有相当一部分作品是怀念高君宇,或追忆二人交往的往事。

庐隐与挚友石评梅

  遗愿终于实现

  1929年10月2日,庐隐等友人根据石评梅嘱托:与高君宇“生前未能相依共处,愿死后得并葬荒丘”的遗愿,将其尸骨葬在君宇墓右侧。两墓成双并排,各有墓碑矗立。高石雕像则于1986年6月29日,在陶然亭公园里落成。

  高君宇在作古前两个月,再次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并与周恩来同志初次认识。高受周的委托,回京途中,特地在天津下车,去看望邓颖超同志。1982年7月下旬,邓颖超同志深情地缅怀道:“我和恩来同志对高君宇同志和石评梅女士的相爱非常仰慕,对他们没有实现结婚的愿望,却以君宇同志不幸逝世的悲剧告终,深表同情。”

  庐隐和挚友石评梅,生前皆追求进步,走向革命,这是十分难得的,也是值得今人纪念的。(李厚威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