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福州含“鸡”地名谈趣

发布时间:2017-02-27 16:29:00  来源:福州晚报

福州含“鸡”地名谈趣

  金鸡山

  金鸡山位于晋安辖区内。《闽都记》说“相传秦时望气者谓有金鸡之祥”,所以叫“金鸡山”。又说,金鸡山“王”气冲天,惊动了当朝的皇帝,即派将军剿灭。遇一神童逃入金鸡山东面的洞穴里,将军用火炮猛轰,后此山就称“炮山”。只是未见有神童的踪迹,至今仍是一个谜。

  《榕城考古略》说:“又北为龙窟。旧记云,山穴有蟒,额有‘王’字,人以为龙。”据说古代金鸡山鸡叫,在台湾的基隆山都可以听见。明林鸿《晓登金鸡》诗曰:“剑客无所欢,登高眺清曙。于时值摇落,况乃朋游阻。关河一千里,飞雁杳南度。积水明远空,苍山落寒楚。荒凉谁问俗,慷慨即怀古。长啸归去来,余意在兰杜。”清魏杰《登金鸡山》诗曰:“好山一抹唤金鸡,直与青鸾白马齐。西望榕封城市小,东看天接海天低。稻天高下邻荒冢,洞壑虚空俯碧溪。报晓无声惊客梦,明朝唯有鹧鸪啼。”今辟有“金鸡山公园”。

  “鸡”能晓“天门”之关闭,鸡鸣,天门即开,所以又称“天鸡”,俗称“金鸡”,有“金鸡呈祥”之说。又《辞海》说:“天鸡星动,必有大赦。”唐代李白《流夜郎赠辛判官》诗曰:“我愁远谪夜郎去,何日金鸡放赦回。”所以,“鸡”有上好之运。福州有许多地方用“鸡”名其地。今年是丁酉“鸡”年,知道福州含“鸡”的地名吗?

  度鸡口

  度鸡口又称“土街口”,在北大路宜兴桥北。《闽都记》说:“旧名西场巷,有登云坊,明重建越王寺,辟巷为街,俗名新街,又呼土街,以新辟未及砌石,故名。”《榕城考古略》说:“街之西一带皆子城址。宋赵汝愚所建澄澜阁,程师孟所建蕃宣楼,皆在其地。盖是时定远桥以西皆西湖也。”

  《闽都别记》又说,五代时此地有麻公都、麻公邦、麻公郁三兄弟,欺压善良。仙人林汝光深感人心不古,要来度人。于是,他化作浑身爬满虫子的乞丐到麻家,乞求施饭。麻家不仅不给,见他身上肮脏,还用棍子赶他出去。没想到却有一只公鸡飞奔而来,见了虫,就来啄着吃。乞丐一时舒服,翻身跨上公鸡唱道:“林汝光是旧乡邻,莫笑回来度一禽。众牲好度人难度,宁度众牲不度人。”唱罢望空飞去。林汝光度了一只鸡,所以此地称“度鸡”,后谐音为“土街”。

  卖鸡弄

  卖鸡弄在乌山路北侧的乌山南麓。旧时有鸡牙(卖鸡铺),所以称“卖鸡弄”。民国时,有著名作家、左联五烈士之一胡也频的祖居,今为文物保护单位。

  鸡角弄

  鸡角弄在鼓楼区西洪路的原“接官亭”和“浙江会馆”之间的一条里弄。接官亭的门口插有一面清三角形黄龙旗子,旗角正对着弄口,因此称“旗角弄”,时间久了,讹传为“鸡角弄”。民国期间,“接官亭”曾改为“警察分驻所”,解放后为“福州乳品厂”,今改建为“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

  有诗曰:“伤心地名鸡角弄,几多哀思几徘徊。”“鸡角弄”很偏僻。它的后面就是一大片的山坡地,清朝时作为刑场,有小庙称“无嗣坛”和圆形的石墓叫“万人坑”,阴森可畏。民国期间,有许多革命烈士在这里英勇牺牲,如共青团福州地委组织委员兼工农委员翁良毓、福州首任地委书记方尔灏、福州市委代理书记叶凯等,此外还先后有朱铭庄、郑长璋、陈祥榕、黄孝敏、王于洁、潘涛、余长钺、柯成贵、何文成、徐琛、余哲贞等。它解放后被福州人民称为“福州的雨花台”,有纪念碑曰“福州西郊鸡角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翁良毓烈士有诗曰:“此身不作资产杰,有日甘为无产牛。”1937年,程序同志有《悼念吴梅(王于洁)、黄孝敏、余长钺、陈炳奎、潘涛(陈如舫)五烈士》诗曰:“闽中多俊杰,五子最称贤。骂贼敌庭上,成烈鬼亦雄。光辉昭日月,遗爱足世传。后继齐努力,摧毁旧王朝。”

  白鸡小姐庙

  白鸡小姐庙旧在津泰路的院署之后,复迁于左,在今“宦贵巷”附近,祀“白鸡小姐”,由明巡抚商周祚改建。福州方言“白鸡”与“柏姬”谐音,因此又称“柏姬小姐庙”或“柏姬庙”。

  《旧志》云:柏帖穆尔,蒙古人,元至正年间(1341~ 1367)以行省郎中莅闽,国朝兵下福州,知城不可守,乃引妻妾登楼,谕以大义,于是死者七人。其女甫十岁,亦与其难。后人怜而祀之。柏姬者,即此女也。

  另有一说云:麻喇国哈卜满,明永乐十三年(1415年)率妻子入朝,卒于三山,遂家焉。事闻,诏有司营葬,月给其家饩三石。其子感国恩,筑望京台,畜白鸡司晨朝拜。令女养鸡,鸡毙,女以奉父命不谨,惧而从井死。自是家人时见女与鸡出入,今神即此女。

  又《晋安逸志》说,麻喇国王前身为阿罕得儿,托生王宫为白鸡,王女柏姬爱之。明永乐年间(1403~ 1424)诣闽,女即持鸡而化,闽人异之,建庙而祀。

  清叶观国《柏姬庙》诗:“五虎门南震战鼙,柏衙楼上绛烟迷。村巫不道忠魂重,庙鼓冬冬醮白鸡。”鸡角松

  在仓山区洪塘妙峰山下有一棵大松树,松树的空穴里,住着一只不知是谁家的大公鸡。福州方言“公鸡”叫“鸡角”,因此大家就把这棵树叫“鸡角松”。有趣的是,一般的人看不见这只公鸡的影子,却天天可以听见鸡叫的声音。“鸡角松”里的鸡叫了,洪塘的鸡才接着叫。有一次一个小伙子把“鸡角松”里的公鸡抓了,要杀了吃。这件事被妙峰寺的海印和尚知道了。和尚说:“罪过,罪过。这只鸡是天上之鸡,吃不得。”可是小伙子不相信,还是把鸡杀了。从此,洪塘再也听不到鸡叫声音,大家都觉得可惜,越发喜欢这一棵“鸡角松”。

  明代,洪塘乡出了一个张经,官拜七省经略,相传就是这一只公鸡的托生。因为公鸡被杀了,张经也最终被皇帝所杀。老百姓没办法,只好把这一棵“鸡角松”当神一样供奉起来。

  福州还有许多以鸡为地名的地方,如长乐营前,旧称江左里,有一个小岛屿,形状像鸡笼,也称“鸡笼屿”。马尾区琅岐镇云龙度假村有一座大岩石,若金鸡展翅,因称“金鸡岩”。明林日跻有《壶江赋》曰“云间时听鸡鸣”,就写这一只“金鸡”。此外,闽侯县青口镇大义茶场还有一座“金鸡山”;闽侯县祥谦镇五虎山西南面群山之中,也有个叫“鸡毛坑”的地方,但不知是什么意思。(林国清 林荫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