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家世三传皆玉署 门墙双彦又銮坡:追记林则徐与叶申芗

发布时间:2017-02-13 15:59:15  来源:福州晚报

家世三传皆玉署 门墙双彦又銮坡:追记林则徐与叶申芗

  叶申芗(1780~1842),字维郁、维彧、箕园,号小庚,闽县(今福州市区)人,叶观国七子。清嘉庆十四年(1809年)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历任云南富民、昆明知县,东川、开化、昭通同知,曲靖、广南知府,浙江绍兴、湖州同知,宁波、洛阳知府,代理川陕汝道,云南乡试同考官。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洛阳知府任中,开封黄河堤决,灾民流散至洛阳者无日不有,申芗安置慰藉,多所存活。终以积劳成疾,卒于任上,民皆德之。申芗擅骈体文,尤工词,著有《小庚词存》《本事词》《天籁轩词集》《天籁轩词选》《天籁轩词谱》,皆刊行。

  叶申芗年长林则徐5岁,与其既是同乡,又是鳌峰书院同学、挚友,更有姻亲关系。先是林则徐的八妹与申芗四子旭昌为妻,后申芗侄女、申万女又嫁给林则徐次子聪彝。林则徐不仅同申万、申芗都有书信往来,而且与申芗更经常赠诗、赠联,交谊至为亲密。

  昆明闱中唱酬

  林则徐于嘉庆十六年(1811年)四月成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习清书;同年重阳后,请假返乡省亲。翌年正月至十月都在福州家居。是年春,叶申芗出任云南富民县知县,临别,林则徐题《送叶小庚申芗之官云南富民县》联,“人自玉堂来,吏亦称仙宜不俗;神从金马见,民能使富莫忧贫”,并有诗赠行。这既是热情的饯行,更是美好的祝愿。

  事有凑巧,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闰四月,林则徐派充云南乡试正考官,八月初一日抵达昆明。这时,申芗已擢东川同知,调充乡试内监试;而且,同考官安良县知县江景阳(号心葵)、署安宁州事候补知县刘铭勋(号右湖)又都是福州人。连同林则徐,这次云南乡试闱中有四位老乡。乡试圆满完成时,林则徐在昆明写了《酬叶小庚申芗》诗四首:

  不负行?万里天,故人衣襼此重联。边城忽聚风云气,初地仍论翰墨缘。检点旧园题二乐(原注:小庚有《二乐图》,谓读书、饮酒也),峥嵘新秩报三迁。平生别绪从头话,赠句洪桥又几年(原注:壬申春,君自闽来滇,仆有诗赠行,君尚藏之)。

  何止蛮荒颂政声,筹戎曾驻亚夫营。韬钤指画边防策,岸狱料量小丑情(原注:君从军临安,谳狱以万计)。荐剡频邀天语奖,彩衣还为老亲荣。莫辞官况清于水,不是沽名是爱名。

  西清小谪岂蹉跎,上界文昌管领多。家世三传皆玉署(原注:君家三世已四翰林矣),门墙双彦又銮坡(原注:两科房首皆馆选)。高秋月府延前席(原注:再与分校,监试内帘),旧曲霓裳谱大罗(原注:四科主司,皆君同籍)。难使文人忘结习,等身书卷重摩挲。

  谁料沉沉锁院深,四人同作故乡音(原注:此次闱中,予与君及江心葵、刘右湖皆同里)。枌榆远结三山梦,桃李新添六诏明。鸿为霜余留往迹,燕随秋去感归心。迟君五马东华道,旧雨金台一再寻。

  第一首写故人相见,重叙旧情;第二首褒扬申芗官声政绩;第三首颂叶家尊荣华贵,文运通达;第四首从乡亲相聚,引发思乡之情。

  任城相晤应题

  道光十一年(1831年),林则徐到山东接任河东河道总督,翌年四月间,在济宁晤叶申芗,叶出示《庚午雅集图》摹本。原来《庚午雅集图》作于嘉庆十五年(1810年),时梁章钜以仪部主事家居,开藤花馆,倡结诗榭,十三位同好雅集,仿《西园雅集图》而作。“则徐虽不与于会,然图中人皆吾所交”,故于道光十年(1830年)四月为之作记。时隔两年,叶申芗又请题,林则徐爽然应之,再作《道光壬辰四月,小庚年老前辈大人过任城,出<庚午雅集图>重摹本见示,并属题句,灯下草草应命,不值一粲。》(二首录一):“廿年鸿雪此重摹,省识高阳旧酒徒。休对清樽悲白发,应怜宿草感黄垆。倦游倍忆乡园乐,真面犹堪主客呼。何日四公同握手,更听春鸟唤提壶(原注:图中存者莲渚、芷林、观樵、小庚四君子)。”其乡情、乡谊何等浓烈。

  而叶申芗对林则徐更是钦敬之至。道光十四年(1834年)七月,林则徐五十寿辰,叶填词寿之,颂林则徐才华宦绩,并追述及滇试、任城交谊。《庄椿岁·寿少穆中丞》:“当年天上麒麟梦,佳话榕乡争诵。神童驰誉,弱龄释褐,为台池凤。使节频持,温纶屡起,九重倚重。溯登科卅载,初逢大衍,延寿斚,从今奉。试院煎茶曾共,睠滇云,好风吹送。任城夜话,胥江雪泊,辄倾春瓮。欲制新声,愧难追步《鹤南飞》弄。想大江南北,人人额祝生申颂。”

  直至道光二十年(1840年)十一月,鸦片战争爆发,林则徐受到投降派打击。此景此情,更加怀念故人,于当月二十九日从广州《致叶申芗》谓,“迭荷手书存问,感刻奚如”,“承慰谕殷拳,曷胜感愧”,并通肺腑,告以禁毒斗争前后情况、遭遇,一吐胸中抑郁:“戊冬在京被命,原知此役乃蹈汤火,而固辞不获,只得贸然而来,早已置祸福荣辱于度外。”“侍不敢为一身计,而不能不为国体惜也。辰下羁带羊城,听候查问。”翌年四月十三日,林则徐被贬,从粤赴浙,始至江西信口,即《致叶小庚信》称:“昨于闰月望前仰蒙谕旨,赏给四品卿衔,驰驿赴浙。圣慈再造,感悚滋深。”“舟儿自闻虎门失守之信,驰来粤省,现亦随行。贱累且令赴杭,过夏再定。”可见林叶二人之休戚相关,肝胆相照。

  洛阳衙斋畅聚

  林则徐协助王鼎河南治河立功后,无以获赦,继续西戍,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三月上旬,途中过洛阳。适叶申芗时任河南府知府,招入衙斋,热情款待,诗酒唱和,盘桓旬日,并同游龙门香山寺、千祥庵等。林则徐诗兴勃发,作《小庚邀集千祥庵,叠僚字韵奉谢》《连日对饮怡园,读<天籁轩祠>,复次身字韵》以及《同游龙门香山寺记》等,尤以《西行过洛,叶小庚招入衙斋,并赠两诗,次韵奉答》(二首)回忆往事,情真意切,虽逢逆境,无怨无悔:

  连圻曾愧领班僚,讵有涓埃答九霄。谪宦敢辞投雪窖,捷书犹冀靖天骄。他年马角谁能料,前度鸡竿已暂邀。犹喜宣房差不负,汴城昏垫幸全消。

  君是苍生托命身,亲从东洛见经纶。欣依广厦歌乌屋,预计归程盼雁臣。剪纸招魂诗忆杜,留宾投辖座惊陈。赠言更切河梁感,生别天涯字字真。

  其间,由于叶申芗的盛情建议,林则徐同意将郑夫人和次儿聪彝、三儿拱枢及小女,从南京接到洛阳,托叶照看。不意,当年六月中旬,林则徐才到西安,就闻知叶申芗噩耗,万不得已,又让眷属颠簸到西安,委托陕西道员、门生方用仪等代为照顾,而后自身荷戈入疆。

  叶申芗逝后,林则徐即《致叶念珊昆仲(叶申芗子)》函称,“骇闻七太翁大人仙逝之信,惊愕悲怆,莫可名言”,并《挽叶小庚太守申芗》联曰,“郡秩六年周,问洛水津深,尽是使君留惠泽;衙斋三月别,怅怡园花木,不教词客驻吟身。”至此,林叶交谊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黄启权 杨小红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