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民国奇人林庚白:身是中华废兴史

发布时间:2016-12-20 08:10:00  来源:福建日报

民国奇人林庚白:身是中华废兴史

  1937年3月,林庚白与林北丽在上海订婚仪式上留影。

  林庚白(1897年-1941年),福州螺洲洲尾人。红尘滚滚,已然将这个民国奇人碾压得悄无声息。即便家乡人,如果不走进洲尾村林氏祠堂,不看墙上悬挂的林庚白影像,大约也已经把他忘得干干净净了。

  林庚白一生虽然短暂,但作为同盟会少壮领袖之一,他热情投身于中国革命。作为国民党左派,他较早开始研究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与之交往共事者尽是近代中国党政军、文教、新闻界的领军人物,他自道“身是中华废兴史”并非虚言。

  自古英雄出少年

  林庚白,原名学衡,字浚南,后更名庚白,又自称众难、忏慧。四五岁间,父母相继病故,随嫡堂伯父生活。早慧的林庚白,六七岁能诗,有“神童”之誉。

  领袖福州文坛的耆老谢章铤(1820年-1903年)曾特地买了好些礼物,专门派人到洲尾村,邀“神童”到城里与他见面。不巧的是,当时“神童”正在生病,待病好后第一次进福州城,84岁高龄的谢老名士仙逝了。“神童”把缘悭一面的遗憾写入《四哀诗》,所谓“病起寝门悭一面,春风无复侍河中”,说的就是这件事。

  1904年,因伯父候补河南,随迁河南读书。1908年,林庚白虚报年龄18岁,就读天津北洋客籍学堂。1909年,天津中学以上的学校联合召集北洋学生会,发动反日请愿,一连三次选举,结果都是实际年龄只有13岁的林庚白被推选为学生总代表。他投入领导反日学运,锋芒毕露,自然被学校当局开除出校,只好继续虚报年龄,以第一名考入京师大学堂。

  在京师大学堂,他与梁漱溟同宿舍,结交孙炳文、张竞生等激进排满的同学。1910年,林庚白与赵铁桥、汪精卫等订交,由此加入中国同盟会。在京期间,他一方面投入革命,一方面与陈衍、郑孝胥等在京的清末大佬名士往来,也与同学梁鸿志、黄浚、胡先骕、汪辟疆等酬唱,“天天结诗社,敲诗钟”,“居然像煞‘小名士’”。

  1911年,林庚白15岁。武昌起义后,他与汪精卫、梁漱溟、孙炳文等创设京津同盟会于天津。1912年,与柳亚子订交,成了“南社”健将。同年,林庚白跑回福州想竞选议员,因福建选举只能出众议员一名,乳臭未干却又风头正健的他,人气自然不如年长的林森。

  托命学咒袁世凯

  在家乡落选众议员后,林庚白到上海与陈子范、陈铭枢、林森等人秘密组织“铁血铲除团”(即“黄花碧血社”),从事暗杀北洋官僚和变节的军阀党人。1913年,在上海与同盟会的吕志伊、邵元冲、褚民谊等人主办《民国新闻》,后又到北京与国民党人汤漪共同主持《民国报》,撰写时政论文,其中《辟日人有贺长雄关于宪法》一文享誉当时,与稍后出版的《急救集》一起得到梁启超的激赏。

  梁启超尽管当时支持袁世凯,但读了林庚白的文章后亲笔致函,对其文采见识“推崇甚至”,有“捧读大著,五体投地”之誉。国民党因其才行,力推他为众议院议员,兼任宪法起草委员会秘书长。

  “二次革命”爆发后,因袁世凯仇视党人,林庚白以研究命理“韬光养晦”,著《人鉴》一书。1914年,林庚白年满18岁时回到福州,在胞姐主持下,于中秋节和胞姐的小姑许今心结婚。为了养家糊口,他既做官教书,又研究命学。

  1915年袁世凯复辟,林庚白托命学预测袁即将暴卒,以此表达反袁情绪并鼓动反袁的民气。袁世凯果然不久暴亡,这使他在江湖上声名鹊起,许多名流上门请他“算命”,据说屡有奇验。对此,林庚白在1932年11月所作自传中坦言:“这本是偶然的,但中国人为侥幸心所支配,更因历来的封建政治,都以命数为愚民之具,同时在家族制度的社会,也有很多利用着命数之处,所以‘玄之又玄’的命数,不期然而然的,普遍了整个中国的人们潜在的意识中,我就不得不倒霉,而被认作‘预言家’,虽则我并不以此为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