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明朝“铁”御史陈泰:两袖清风爱憎分明

发布时间:2016-11-25 15:26:06  来源:福州晚报

  明朝闽北光泽籍著名的御史陈泰,一生刚正不阿,铁面无私,弹奸劾恶,不遗余力,威震当时。从监察御史到左佥都御史再到副都御史,官至正三品高位。而且宦海浮沉三起三落,三为御史,百折不挠,令人敬仰,不失为一代铮臣,世称“铁”御史。

  “侦狱楷模”

  陈泰,字吉亨,明永乐初年生于光泽城关,先从外祖家姓曹,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他应乡试获第一名。宣德年间又高中进士,授任安庆府学训导后才恢复本姓。

  据清版《光泽县志》和《光泽文史资料》等记载,他家为远近闻名的书商,以印书藏书为业,开办“杭川阁”书屋。他自幼聪颖好学,苦读寒窗,崇拜古人李纲、文天祥等一代良臣的气度。由于为人正直,广有贤名,他任训导不久就受众多上官极力推荐,正统初年被任用为江西监察御史。

  他在其位谋其政,潜心研究法理,从严执法,缉拿凶犯,惩治贪官,查办了许多大案要案,成为明代法苑的“侦狱楷模”。

  有一年,他回光泽,恰巧有一桩案子刚刚审结,他了解了一下马上起了疑心。当地恶霸巫金魁奸淫了廉洁正直的县刑狱长黄隆的妻子后,反而诬陷其霸占别人妻子而杀死自己老婆,人证物证俱有。县衙已定案死罪上报,等令开斩。陈泰仔细翻阅案卷后发现许多疑点,于是进行微服私访,了解到恶霸诬陷的许多证据。重刑之下,恶霸全部坦白了自己的阴谋,被处以极刑。黄隆当即被释放,县令糊涂被罢官,百姓皆呼“陈青天”!“官声廉,须以严”

  他清正廉洁,严以为政,常曰:“官声廉,须以严!”引古鉴今,撰写《奏仪》数卷上呈,均为治吏除奸强国之道。明英宗阅后大喜,深感得人!

  明正统三年(1438年),他巡视山西时了解到一些外任官员俸禄低,易产生贪欲之行,于是上疏曰:“今在外诸司文臣去家远任,妻子随行。然禄厚者月给米不过三石,禄薄者一石二石。然其所折钞,急不得济。九载之间,仰事府育之具,道路往来之费,亲古遗问之需,满罢门居之用,其禄不赡,则不免失其所守,此所以陷罪者多也。”皇帝也深感“俸薄不足以养廉”“吏俸薄犯赃者必多”。以此加俸,众官吏得益,也更勤民事。

  身为御史,他从严治吏,丝毫不苟。有一年,他奉命巡视贵州时,发现有将领进剿贼寇,以杀平民百姓首级来冒功,百姓怨声载道。他闻知大怒,立即上疏奏章朝廷,参罢了有关官员和将领,百姓之冤皆雪洗,感恩不尽。

  正统六年(1441年),南方干旱,北方洪涝,百姓受难,民不聊生。官府救济钱粮又被层层克扣,到百姓手上所剩无几。为此,官逼民反,灾民暴乱,地方动荡不安。他义愤填膺,认为事皆由贪官污吏而起,于是联合一班正直官员上奏,力述贪官污吏之危害。皇帝阅奏大为震怒,立即查实,于是吏部尚书郭琏、都御史陈智、侍奉郎李庸、祭酒贝泰等一批位高权重的贪官纷纷被弹劾落马。民怨逐消,暴乱遂平。

  遭人暗算

  他每到一处,贪官立即收敛,寝食难安,唯恐被他知察,官位难保。由于生性耿直,嫉恶如仇,为此得罪了不少达官显贵,被他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正统九年(1444年),他调任四川。四川镇守等一批贪官惊慌失措,深恐污行被他发觉。于是先发制人,寻衅挑起事端。正统十二年(1447年),他被诬告“擅杖武职,殴杀同僚”罪名,参奏朝廷。其实所指的对象是自己溺水而死,与他无关。可是刑部大臣偏听偏信,将他逮捕入狱,定罪论斩。

  他在狱中闻知福建等地民乱,盗贼四起,仍不忘自己使命,忧国忧民,于狱中上《处置福建地方疏》给朝廷,力奏“贪官污吏害民,以成贼势”,请求对不称职的官吏进行严处。直到正统十四年(1449年),景帝监国,知其才能,才赦免他死罪,恢复官职。

  后在当时朝廷名臣于谦的推荐下,去镇守河北紫荆关,后又镇守白羊口等。同年,以右佥都御史身份参与军务兼节制紫荆关、洗马等沿河要塞,使外敌不敢侵犯。因守边疆有功,景泰三年(1452年),他提任左佥都御史。天顺元年(1457年),他又遭人陷害,被贬降职调任广东按察副使。此时其父母先后去世,于是他先返乡守丧,后在群臣力保下才得以复职。

  两袖清风

  天顺八年(1464年),他升为右副都御史,总督漕运兼巡视淮扬诸府。成化三年(1467年),他因年迈多病而告老还乡。回归时囊无长物,两袖清风,可谓清官。

  他一生严谨,立朝言事,爱憎分明,虽谗遭贬,但志不更移。晚年保卫边境重地有功而不骄矜。在乡间以耕读为生,经营藏书,勤做学问,授业子孙,并撰有《拙庵集》二十五卷、《陈中丞奏仪》十卷留世。

  他于成化六年(1470年)病逝,乡人闻之皆以泪下。时明宗室晋王曾赞:“陈御史刚风劲节,须于古人中求之!”(王建成)